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边疆民族
清代东归土尔扈特部朝觐制度管见
作者:平平 责编:

来源: 《西部蒙古论坛》2019年第2期   发布时间:2021-11-24  点击量: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年班觐见,即朝觐,是清政府联系和管理游牧民族的重要行政管理制度。土尔扈特部在西迁时期曾经多次与清朝之间通过朝贡、互派使臣等保持联系,但与其东归之后完全按照清政府朝觐制度每年前去避暑山庄觐见皇帝的做法是有区别的。东归之前,土尔扈特部是以自己的习惯、习俗向清朝朝贡的,但是东归之后的朝觐制度是完全按照清朝的规定施行的。

对东归土尔扈特部,清政府从其确定土尔扈特部东来真正意图为“归附”时,已经开始安排地方官员待土尔扈特部首领们集齐后一并带领到承德觐见,一来,乾隆皇帝可以通过朝觐发现新归附土尔扈特部首领们的个性、能力等,以便日后管理;二来,乾隆皇帝贵为天子,还接见蒙古地方官员,从而加强地方官员的荣誉感、自豪感,从而更加积极约束部众,维护清政府对土尔扈特部的统治。

一、东归土尔扈特部实施清朝朝觐制度的序幕

乾隆三十六年九月(1771 年) 秋,东归首领们赴承德觐见乾隆皇帝,开启了东归土尔扈特部朝觐度的序幕。第一次朝觐时,清政府对于土尔扈特部亲自到达的渥巴锡、策伯克多尔济、舍楞、恭格、默们图、旺丹、雅兰丕勒、额墨根乌巴什、沙喇扣肯、德勒德什等,按照原定授封名单进行了分封,对于派子前去觐见的巴木巴尔、散达克等,也是按照原定授封名单授予了爵位和品级,但是对于没有亲自到来也未派子前去的以及路上病故的根敦诺尔布、劳章扎布、噶尔丹诺尔布等,将原品级降一级之后授予了封号。看来,第一次朝觐具有重要政治意义,既是皇帝审视土尔扈特部首领的一次会见,也是考验土尔扈特部首领归附态度的政治行为,因此,清政府区分亲到与否分授了爵位品级,使土尔扈特部首领们懂得了朝觐制度的意义和规则。

二、乾隆年间朝觐情况及其变化

(一)乾隆三十七年(1772 年)朝觐情况及乾隆三十八年(1773 年)伊始的朝觐规则

乾隆三十七年冬,伊犁将军舒赫德等上报奏折提请皇上规定年班朝觐事项时建议,土尔扈特、和硕特等台吉每年觐见时,按照回子各城头目每年朝见做法,可以让朝觐台吉们预先确定日期,一统召集到乌鲁木齐,由彼处大臣照料起程。并对台吉们跟役数规定,土尔扈特汗跟役为七名,亲王为六名,郡王、贝勒为五名,贝子为四名,公、扎萨克台吉为三名,闲散台吉等为二名。对此,皇上回复由军机大臣议奏。后来,经军机大臣议奏,规定了朝觐规则,即“土尔扈特部中甫经指地安置,此间尚未安顿,将彼等遣往觐见时,由乌鲁木齐至巴里坤,免其骑用自身马畜,暂酌情官为办理,俟数年后,生活安定,再令彼等骑用自身之畜。自明年( 乾隆三十八年) 始,俟至乌鲁木齐,由彼处大臣等照料遣往哈密,哈密大臣等按额定跟役数目准令随行。沿边而行,出张家口,送至避暑山庄。”显然,清政府考虑到土尔扈特部新归附不久,一切还未稳定和熟悉,所以“暂时”几年先由官方负责将朝觐台吉送到避暑山庄,而且驿乘官马。

不过,在实际安排朝觐之事时,由于伊犁将军原先上报奏折说明过本次朝觐之台吉们,编排五班,四月十五日从游牧启程,驰驿之乌里雅苏台,再派人由驿道护送至避暑山庄,大概六月末可抵达避暑山庄,而且,朝觐之台吉们已经从游牧起程。对此,皇上赶忙下旨确定了到达避暑山庄的期限为八月初,因为“伊等之中生身者颇多,正值署天,与伊等无益,若已起行,则命追赶率伊等行走之人,沿途不需疾行,寻凉爽之地缓缓而行,于七月末八月初抵达避暑山庄耳。”此次朝觐的台吉们被编为五班,如,一等台吉策伯克扎布,二等台吉乌梁海,三等台吉额林沁达瓦等为头班前去朝觐。可知,朝觐之台吉是按照台吉们等级从高往低编排的。而且,鉴于第一次朝觐途中发生病故情况,皇帝开始注意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们生身情况及天气,特意延后了到达避暑山庄时间,规定为八月初到达即可。还有,按照军机处议奏的规则,朝觐之台吉们从游牧骑乘自己的马畜到达汇集地点之后,接下来的行程都是由官方负责提供骑乘马畜,并由官兵护送。

乾隆三十八年( 1773 年) 的朝觐,按照三十七年( 1772 年) 制定的规则,朝觐时间定为八月初,朝觐之八名台吉从各自游牧起程,统一到乌鲁木齐集合,由乌鲁木齐官为办理送至哈密,自哈密经肃州、

      伊犁将军舒赫德奏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按年班赴避暑山庄觐见等情折(乾隆三十八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乌鲁木齐:新疆人民出版社,2013 年(后同,略) ,第 133 页。

      庆桂请旨谕车布登扎布率土尔扈特台吉朝觐沿途不需疾行折(乾隆三十七年五月十一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民族史研究室,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满文土尔扈特档案译编》,北京:民族出版社,1988 年( 后同,略) ,第 209 页。

凉州沿边而行,出张家口至避暑山庄。

可见,从乾隆三十八年(1773 年) 开始,台吉们集合的地点是乌鲁木齐,而且基本确定了乌鲁木齐至哈密,从哈密经肃州、凉州、张家口到达避暑山庄的行走路线。乾隆三十九年( 1774 年) 朝觐,按照朝觐规则,台吉们自游牧起程于四月二十日集合在乌鲁木齐,在官方稍通蒙古语之人照料和侍卫们护送下,八月初抵达了避暑山庄。

(二)乾隆四十一年之后土尔扈特部朝觐规则的变化情况由官办到出现土尔扈特部自愿自斧朝觐的情况。

乾隆四十一年(1776 年) 朝觐,仍然按照旧例四名台吉于四月二十日抵达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由官办送至避暑山庄。不过,除四名台吉外,亲王策伯克多尔吉被批准自备资斧,经由喀尔喀遣往避暑山庄的。因为,策伯克多尔济之前请求自己身体发福不能承受炎热,所以皇上看在他自从归附以来的积极表现和行为,允许其一人走喀尔喀地区到承德。

乾隆四十五年(1780 年) 朝觐,因为朝觐和拜谒班禅额尔德尼是同时进行的,之前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们已经积极请求自斧前去朝见和拜谒,皇上批准了他们的请求。所以,土尔扈特和硕特汗、王、贝勒等,于二月十五日抵达乌鲁木齐集合之后,二月二十日从乌鲁木齐启程,沿苏伯口、哈布塔克、拜达克达里布喇克翻阅阿勒泰,抵达乌里雅苏台,行走驿站路,前往避暑山庄。显然,此次自斧前去觐见是土尔扈特部自己选择的。

从每年所有人前去朝觐到分派部分人轮班觐见。

从乾隆四十六年(1781 年) 开始,乾隆皇帝为了体恤觐见者往返辛劳,改变了每年朝觐规则,定为 “嗣后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等内,若系已经瞻觐者,计逾十年再令彼等瞻觐,轮班而来。”因此,伊犁将军照此规则统计好人数之后,乾隆四十六年仍然安排了应该前去觐见的台吉等。而且,时间和行程路线仍遵行旧例安排的。

清政府取消自愿自斧前去朝觐,恢复了官办规则。

乾隆四十七年(1782 年) ,清政府又改变了土尔扈特和硕特部台吉官办觐见的规则,皇帝颁旨允许从乾隆四十七年开始四年( 到乾隆五十年) 中,由官方供应觐见台吉们骑乘马匹并护送他们到避暑山庄。原因在于,土尔扈特各部生计情况并不乐观,如,乾隆四十一年亲王策伯克多尔济自斧前往觐见,沿途牲畜受损,所以难以返回,最后是由皇上赏驿遣回其游牧的。还有,在乾隆四十五年,土尔扈

      参见“伊犁将军舒赫德奏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按年班赴避暑山庄觐见等情折( 乾隆三十八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132 -133 页。

      参见“伊犁将军伊勒图奏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等按班遣往避暑山庄朝觐等情折( 乾隆三十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173 页。

      参见“署乌鲁木齐都统事务永庆奏年班朝觐土尔扈特和硕特部台吉等经过乌鲁木齐折( 乾隆四十一年五月初九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232 页。

      署乌鲁木齐都统全简等奏土尔扈特和硕特汗王贝子等入觐并拜谒班禅额尔德尼途径乌鲁木齐折( 乾隆四十五年二月二十二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269 页。

      伊犁将军伊勒图奏嗣后遵旨变更办理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等年班入觐事项折( 乾隆四十六年正月初五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273 页。

特和硕特汗、王、贝勒等朝觐并叩谒班禅额尔德尼时,情况就已经很窘迫。连汗、王、贝勒在每年享有俸银情况下还如此窘迫,更不用说小台吉们了。所以,乾隆皇帝体恤土尔扈特台吉往返辛劳,安排仍旧由官方办理土尔扈特台吉朝觐之驿乘和护送事宜。皇帝欲调整前去朝觐行走路线,伊犁将军综合考虑之后决定维持原路线。

在乾隆四十九年(1784 年) 七月的一道上谕中,乾隆皇帝提到,由于在朝觐之台吉当中又有人在途中出痘亡故,因此,交代伊勒图:“嗣后每年应来之伊犁、塔尔巴哈台、哈喇沙尔土尔扈特、和硕特人等,或视其便利,由巴里坤等地至乌里雅苏台,经阿勒泰路军台而来,或仍入嘉峪关,经宁夏、阿拉善、鄂尔多斯、归化城、察哈尔等地而来,唯计其身生人等有利核定办理具奏”。对此,对此,伊犁将军伊勒图,进过详细分析皇上提到的各路线利弊之后,仍确定照旧例由乌鲁木齐办理送至哈密,自哈密经肃州、凉州沿边而行,出张家口,遣往避暑山庄为好。皇上批准之后朝觐行走路线仍遵循了旧律。之后,皇上又颁降上谕,要求“嗣后伊勒图处每年混合抽调土尔扈特、和硕特王、贝勒、贝子、公、台吉等,轮班将其遣往避暑山庄朝觐,一味令其大员休养,勉强遣往小台吉等亦未便。钦此、钦遵。”

在乾隆五十年(1785 年) 朝觐中,乾隆皇帝对前来入围的土尔扈特亲王车凌乌巴什,钦命录用于乾清门,赏三眼翎、黄疆黄绳。也即,在朝觐中,皇帝对于欣赏的地方首领会给予赏赐、嘉奖,以此加深印象,加强双方之间的统治与被统治关系,更加以褒奖方式达到使民族首领进一步靠近政府及积极实施政府的各项政策。

朝觐规则由官办变为部分官办部分自斧。

乾隆五十一年(1786 年) ,根据乾隆五十年( 1785 年) 十一月二十三日上谕规定,之后朝觐时,由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等自斧至哈密后由官办。乾隆皇帝考虑到,虽然现在土尔扈特已经回归多年,生活富裕,可以自斧到避暑山庄觐见,但是鉴于他们游牧离避暑山庄路途遥远,所以一部分路程自斧,大部分由官方办理。

乾隆五十一年四月,阿克萨哈勒等三人启程遣往避暑山庄觐见了皇上。

三、清政府对土尔扈特部朝觐规则予以改革及朝觐制度的最终形成

乾隆五十二年(1787 年) ,清政府对土尔扈特部朝觐规则进行了大的改革。按照乾隆五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上谕规定:“嗣后西北两路土尔扈特、和硕特、杜尔伯特、乌梁海等内,将其身熟人等编班,

      参见“伊犁将军伊勒图奏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等生计尚不宽裕年班入觐时酌情乘驿前往折( 乾隆四十七年正月初六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281 页。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

《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313 页。

      伊犁将军奎林奏土尔扈特盟长阿克萨哈勒谢赏年版入觐亲王车凌乌巴什奉花翎折( 乾隆五十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

《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328 页。

      伊犁将军奎林奏土尔扈特和硕特汗王等叩谢哈密官为办理遣往避暑山庄朝觐折( 乾隆五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332 页。

      参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334 页。

年底按班遣往京城朝觐,其身生者交付该部,即照青海之例每年具奏请旨一次,恭候朕旨。派遣此两项朝觐人等前来时,准其扎萨克等前来朝觐,非扎萨克者,则只准公以上品级高者前来朝觐。其余闲散台吉等,不论身生熟,概行免来。”如此规定的原因在于,原来每年让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前来朝觐是因为他们来归年限短,需要通过觐见来教育规矩、皇上施恩等。

到乾隆五十二年(1787 年) ,土尔扈特归附已有十多年,基本成为了“旧属”,已懂了规矩,不用每年都遣往觐见,而且因为身生熟问题又发生几位台吉途中出痘病故,所以乾隆皇帝,考虑了这些诸多因素后决定按照青海之例规定今后土尔扈特部台吉朝觐之事。按照上谕,伊犁将军奎林详细安排了朝觐之事。按照身生熟分为两部分两个时间段遣往朝觐。身熟人年底与其他内外扎萨克年末朝觐之班进京朝觐,官方或派伊犁之侍卫,或派满洲官员一名护送,土尔扈特台吉们自斧至哈密,由哈密官为办理,行经内地派往京城;身生人,按照青海王、公、扎萨克等之例,每年报理藩院具奏请旨,倘有钦点者,按照旧例遣往木兰围场觐见,即自斧到哈密,由哈密官为办理,由肃州、凉州沿边而行,出张家口,遣往避暑山庄。之后,到乾隆末年为止,朝觐制度就是按照五十二年之例安排的。

至此,东归土尔扈特部朝觐制度趋于成熟,从第一次朝觐开始,经过确定每年朝觐时间、制定遣往朝觐路线、朝觐资斧主要由官方办理、朝觐之台吉分等级顺序编排到混合大小台吉编排、朝觐之台吉区分已觐见与否间隔十年再次觐见、反复酌定朝觐行经路线以防台吉们出痘等反复调整过程之后,到乾隆五十二年之时,乾隆皇帝已将东归土尔扈特部视为“已成旧属”,应该与其他扎萨克一样适用统一的朝觐制度,因此,分身生与否、分进京或到木兰围场觐见来详细规定了朝觐制度。

四、朝觐制度在土尔扈特部的实际运行情况

经过乾隆五十二年改革之后,土尔扈特部朝觐制度基本形成,土尔扈特部开始以“成为旧部”的意义与其他蒙古部一样全面实施朝觐制度。那么,朝觐制度的具体运行情况如何,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是否按照朝觐制度规定前去觐见皇帝的。我们可以通过《清高宗实录》记载年班朝觐实例分析土尔扈特部实施朝觐制度情况。笔者根据乾隆年间土尔扈特和硕特台吉年班觐见情况,制作了示意表1,请参见。

表 1       乾隆年间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朝觐情况示意表

时间

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前去朝觐之人名单及品级

备注

三十六年

乌讷恩素珠克图旧土尔扈特部落卓里克图汗渥巴锡;乌讷恩素珠克图旧土尔扈特部落布延图亲王策伯克多尔济; 青色特齐勒图新土尔扈特部落弼里克图郡王舍楞;巴启色特齐勒图和硕特部落土谢图贝勒恭格;济尔嘎朗贝勒默们图;鄂勒哲依贝子旺丹;阿睦尔灵贵贝子雅兰丕勒;巴雅尔图贝子额墨根乌巴什;乌察喇勒图贝子沙喇扣肯;闲散一等台吉德勒德什

应到人数较多,但是实际前去朝觐的只有前一项当中的台吉们

      载于“伊犁将军奎林等奏土尔扈特和硕特汗王公台吉等编入年班赴京朝觐折(乾隆五十二年十月十三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345 页。

      参见“伊犁将军奎林等奏土尔扈特和硕特汗王公台吉等编入年班赴京朝觐折(乾隆五十二年十月十三日)”,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处,新疆和布克赛尔自治县史志办编:吴元丰,乌·叶尔达,巴·巴图巴雅尔主编:《清代东归和布克赛尔土尔扈特满文档案全译》,第 345 ~347 页。

      笔者在统计《清高宗实录》记载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年班觐见情况的基础上制作了此表格。


时间

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前去朝觐之人名单及品级

备注

三十八年

和硕特阿穆尔灵贵贝子布彦楚克;土尔扈特扎萨克头等台吉伯尔哈什哈;土尔扈特闲散头等台吉策仁恩德勒克;和硕特闲散头等台吉拜雅尔拉瑚;土尔扈特闲散头等台吉阿克萨哈勒;土尔扈特闲散三等台吉诺斯海;和硕特闲散四等台吉图古勒;辉特多罗特闲散四等台吉舍棱

图古勒去世,由和硕特闲散四等台吉诺叶恩格隆补缺。

三十九年

没有具体名单,史料显示有土尔扈特汗渥巴锡、亲王策伯克多尔济等


四十一年

土尔扈特亲王策伯克多尔济;土尔扈特闲散二等台吉巴彦达礼;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齐叶齐;和硕特闲散头等台吉博克班;和硕特闲散头等台吉楚鲁木


四十五年

土尔扈特汗车凌纳木扎勒;车凌纳木扎勒之母哈屯;车凌纳木扎勒弟阿喇布坦多尔济;土尔扈特亲王奇哩布;土尔扈特郡王车凌德勒克;贝勒默们图;和硕特贝勒德勒克乌巴什以及伊犁、塔尔巴哈台喇嘛


五十年

土尔扈特布延图亲王车凌乌巴什;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齐叶齐;土尔扈特闲散头等台吉博罗;土尔扈特闲散四等台吉阿咱拉;土尔扈特闲散四等台吉达尔巴勒达克

此次开始说明每人及岁及是否朝觐过情况

五十一年

土尔扈特巴雅尔图贝子恭坦;土尔扈特盟长、扎萨克头等台吉阿克萨哈勒;土尔扈特闲散二等台吉玉藏


五十二年

上报的名单:

身熟人年班:第一班: 郡王车凌德勒克; 和硕特阿穆尔灵贵贝子布彦楚克。第二班:土尔扈特汗车凌那木扎尔;和硕特贝勒德勒克乌巴什。第三班:土尔扈特贝勒默们图;土尔扈特贝子恭坦。第四班:土尔扈特贝子奇布腾;土尔扈特协理公拜济

瑚。

身生人年班:头班:土尔扈特亲王车凌乌巴什;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诺海。第二班:土尔扈特扎萨克头等台吉阿克萨哈勒;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齐叶齐。

身熟人年底按班进京朝觐; 身生人报理藩院向皇上具奏,由皇上钦点朝觐之人,到避暑山庄觐见。

五十三年

增编两班每年咨行理藩院请旨未出痘人员:

三班:土尔扈特闲散头等台吉阿喇克巴;土尔扈特闲散二等协理台吉巴延达贵楚。

四班:土尔扈特闲散四等协理台吉阿咱拉;和硕特闲散头等协理台吉腾特克。


五十五年

轮到木兰围班:头班:土尔扈特亲王车凌乌巴什;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诺海。


五十六年

重新上报名单:

编为四班每年咨行理藩院请旨之尚未出痘人名单:头班:土尔扈特闲散二等协理台吉巴彦达赖;和硕特阿穆尔灵贵贝子鄂齐尔。二班:土尔扈特闲散头等协理台吉额尔德尼;土尔扈特闲散头等协理台吉阿尔克巴。三班:土尔扈特公品级扎萨克头等台吉阿咱拉;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齐叶齐。四班:土尔扈特布延图亲王车凌乌巴什;和硕特扎萨克头等台吉诺海。

编为四班以年节礼遣往朝觐圣明之熟身人名单:头班:土尔扈特扎萨克头等台吉纳木扎勒喇什;土尔扈特巴雅尔图贝子恭坦。二班:土尔扈特伊特格勒贝子奇布腾;土尔扈特协理公拜济瑚。三班:土尔扈特郡王车凌德勒克;土尔扈特汗车凌纳木扎勒。四班:和硕特贝勒特恩特克;土尔扈特贝勒默们图。


五十七年

土尔扈特头等台吉阿咱拉


如示意表 1 表明,乾隆年间,土尔扈特部按照清政府规定的朝觐制度,每年编排土尔扈特、和硕特部台吉前去觐见。起初几年按照年班觐见前去避暑山庄朝觐的,后被清政府调整规则之后轮班觐见,最后又区分身熟人和身生人两类,身熟人进京觐见皇帝,身生人到避暑山庄觐见。同时按照及岁台吉以及是否已经觐见情况安排分班前去朝觐。因此,示意表 1 中也明显体现了在实际朝觐之时确实按照清政府制定的规则实施的。并且,表中还显示了有时没有朝觐情况,缘由包括或是发生大事、或是改变朝觐规则而隔几年朝觐等。如,乾隆四十二年( 1777 年) 、四十三年( 1778 年) 、四十四年( 1779 年) 没有朝觐情况,原因在于,清朝皇太后大故,清政府停止了两年朝觐。对此《清高宗实录》卷一千二十五中明确记载:“又谕、现遇大行皇太后大故。其年班、及木兰应来之内扎萨克、喀尔喀、杜尔伯特、乌梁海、土尔扈特、和硕特等蒙古王公额驸台吉。回子伯克、及一切人等。今年、明年、俱著停止前来。该部院即遵谕行。”

可见,朝觐制度在东归土尔扈特部的实施,意味着从一开始该制度就已经毫无保留地在东归土尔扈特部得到执行,只是,清政府根据土尔扈特部台吉们身体适应炎热情况、土尔扈特部生计状况、朝觐来回途中辛劳问题,不断调整朝觐制度内容来适合土尔扈特部实际情况,到最后,清政府又在综合考虑的基础上将朝觐制度完善为与其他蒙古部、少数民族部落朝觐一样做出了详细规定,从此,东归土尔扈特部与其他蒙古部一样均属于清朝皇帝的“旧属”接受了完整的朝觐制度。并且,清实录记载朝觐实例又进一步说明了,朝觐制度经过乾隆五十二年改革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制度规则,同其他蒙古旧部朝觐制度完美衔接,进而在土尔扈特部得以全面实施。朝觐制度的作用在于,一来通过年班朝觐,作为统治权代表的皇帝与各个臣属部落精英阶层拉近关系,增进相互了解,共同维护利益。二来,皇帝通过接触地方官,了解和选择对朝廷的统治更有利的地方官作为储备力量,在后续选拔官员之时重用这些人员,不断巩固中央的统治地位。三来,通过朝觐过程中的各种接触,清政府可以对地方精英阶层传播更多的国家制度内容,督促他们积极实施国家制度、国家法,维护国家制度、国家法的统一性。

《清实录》卷一〇二五,中华书局影印本,1985 年。

Journal of the Western Mongolian Studies №. 2,2019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