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林漫步 > 学者书林 > 戴逸
《东瀛义士——川喜多大尉传奇》序言
作者:戴逸 责编:

来源:戴逸:《语冰集》  发布时间:2017-12-12  点击量:139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我怀着极大的兴趣,读完了北京文史研究馆张常人老先生撰写的《东瀛义士——川喜多大尉传奇》一书。这位生活在一个世纪之前的日本炮兵大尉的一生,充满了感人的惊险情节,放射出耀眼的正义光辉。在阅读本书时,我的心潮随着故事的展开而起伏奔腾,时而惊奇,时而钦佩,时而感奋,时而忧伤。传主的经历,多么曲折离奇,多么悲壮慷慨。但这故事并非虚构,而是本世纪初发生的真实生活的记录,是中日关系历史长河中溅起的一朵绚丽的浪花,虽瞬间即逝,但它的意义深远、重大。川喜多大尉在中日关系风云险恶的年代里,用他宝贵的青春和壮烈的生命,为中日长远的友谊奠筑了一块厚重的基石。

 266 川喜多大治郎是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的高才生,曾参加日俄战争,作战负伤,因战功卓著而受勋,日本政府派他到中国来,担任保定军官武备学堂的教习。川喜多爱好中国的历史、文化,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的情谊,志愿帮助中国振兴军事,受到中国官佐、学员的崇敬和爱戴,却遭到日本军部的怀疑,被召回国,受到免职处分。川喜多不以功名利禄为意,矢志与中国友好,并不改易初衷。他再度来华,改名张寿芝,受清政府之聘,秘密主持特别军事讲习班,授课教练,为中国培养高级军事人才。日本军部对川喜多十分嫉恨,必欲置之于死地,竟置国际法子不顾,于1908年8月(光绪三十四年)在北京城内出动宪兵,擅入中国民居,拘捕川喜多。川喜多奋勇抵抗,身受枪伤,被绑架劫持到日本使馆,不久因伤逝世。这是本世纪初的一起重大外交案件。日本政府竟在中国首都公然武装绑架,行凶开枪,伤人致死。其蔑视中国主权,鄙夷国际公法,侵犯人身安全,莫此为甚!当时京津为之震惊,报刊上口诛笔伐,舆情沸腾。清政府再三交涉,但国力衰弱,交涉无成。又因事关军事机密,日本方面制造谣言,诬蔑川喜多大尉是“清国之间谍”、“日本之卖国贼”,遂使此事之历史真相湮没不彰,川喜多磊落坦荡之事迹与惨遭毒手之事实,亦鲜为人知。

事隔半个多世纪之后,张常人先生认识了当年在保定军官武备学堂和特别军事讲习班受教于川喜多大尉的学员李炳之先生(李在民国初年曾任旅长、陆军中将、代理督理河南军务。抗战中,隐居办学,1966年在北京逝世)。了解川喜多生平的大概,因发宏愿,为此“东瀛义士”撰写传记,还历史以    267本来面目。张先生竭26年之努力,遍访川喜多之家属及友人,包括其哲嗣川喜多长政(日本东宝、东和映画株式会社社长)及夫人,凭吊川喜多当年工作和生活的旧居,搜集文物、图片、报刊,并赴日本,在其政府档案中查找到有关川喜多的文件,长期钻研,精心构思,撰成此书。张常人老先生以耄耋高龄,发大毅力,不辞劳瘁,发幽起潜,表彰川喜多大尉高尚而义烈的一生,令人深为敬佩。

川喜多大尉理想高远,性格刚强,娴熟兵法,兼通文史,才华出众。在日本军国主义的滔滔浊浪中,怀有卓见远识,真诚与中国友好,帮助中国自立自强。他在人生道路上每跨出一步都面临艰难的选择。他敝屣荣利,不惧迫害,独立特行,坚持崇高的人生目标。张常人先生用文学的笔法努力挖掘川喜多的思想、性格和行为,将传主的光辉生平抒写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他对事业和目标的执著追求,秘密赴华时与妻子的诀别和预留遗嘱,在中国和同仁、学员们的真挚友谊,与蓬子的纯洁感情,都写得生动、真实,感人肺腑。尤其是他在北京丁公馆被捕,与日本宪兵英勇格斗的场面,更是紧张、惊险,悬念迭生,充分表现了川喜多的刚烈、蓬子的英勇和日本宪兵的凶残。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许多帝国主义欺凌、侵略中国。但在这些国家中,也有不少正直仗义的友人,给中国以帮助。其中如太平天国时的英国人呤唎,在江南制造局译书28年之久的英国学者傅兰雅,中日甲午战争时的德国人汉纳根,辛亥革命时的日本人宫崎寅藏、山田良政,上海文化围剿时的内山完造,抗日战争时的苏联航空队队长库里申科,加拿大医生白求恩。川喜多大尉应该列入这一连串中国友人的光    268辉名录中。他和山田良政、库里申科、白求恩一样,为中国献身。中国人民永远怀念他们的真诚友情,感激他们为中国作出的牺牲。    269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