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林漫步 > 学者书林 > 戴逸
中国档案与历史研究
作者:戴逸 责编:

来源:戴逸:《繁露集》,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7年。  发布时间:2018-03-19  点击量:62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它的档案事业和它的历史一样,也非常悠久。中国最早的档案是距今三千多年以前的甲骨文档案。在发明纸张以前,中国远古的文字都刻写在甲骨、金石、丝竹等各种载体之上。甲骨文是用刀子玉石刻在龟甲牛骨上的远古文字。19世纪末,在中国的河南安阳出土了大批甲骨文,这里是三千数百年前殷商的古都城。当时,殷王从事生产、战争、祭祀、狩猎活动,都要进行占卜,询问吉凶,祈求神灵祖先的保佑,占卜的文辞刻在龟甲牛骨之上,存贮备查,形成巨大的甲骨文档案库。年深日久,埋藏在地下。迄今已发现的甲骨多达十五万片,这一发现是学术史上的重大事件,使得对中国古代历史、古代文明的研究发生了划时代的转折。

稍后,大约距今三千年前的周代,人们常常把文字刻铸在钟鼎等青铜器皿上,文字较长,有的多达四五百字,记事加详,包括册封、赏赐、记功、战争、诉讼、立法等等,铸器勒铭,以作信证和纪念。

中国古代还有把文字镌刻或书写在竹简、木牍、缣帛、石头上的。近代发现了湖北曾侯乙墓竹简、云梦睡虎地秦代法律简、山东银雀山兵法简、湖南马王堆竹简、帛书、居延汉简以及长期传留的石鼓文、秦皇刻石等等。近年发掘的一些遗址墓葬中往往有埋藏着使用各种载体的古代档案,具有极为重大的历史和文物 90价值。

东汉以后,中国发明了造纸术,成为人类最方便、最常用的书写载体,人们活动中形成的文字记录急剧增加。但由于纸质脆薄,容易损毁,早期的纸张,因水火、虫蚀、霉烂多数已荡然无存。中国近代发现的最早、最重要的古代纸写文书是在甘肃敦煌和新疆吐鲁番出土的经卷和各种写本,距今已有一千数百年,其中有的是保存备考,属于档案性质的户籍、契据、账册、公文,其数量甚丰,价值极高,这批文书的发现,使世界学术界大为轰动。

以上所述,深埋在地下千年或数千年之久,铭刻或书写在甲骨、青铜、竹木、绢帛之上的古代档案,近百年陆续出土,它是中国和世界的文化瑰宝、稀世之珍,对于了解古代中国人的历史活动,了解亚洲和中国的悠久文明是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研究这些古代遗存的学问分别形成了甲骨学、金石学、简牍学、敦煌学等学科,中国和全世界数以千计的杰出学者曾对之作了精深研究和重大贡献。

中国古代书写在纸张上、立卷存贮的档案并流传至今的以明清两代为最多,尤其是清代(17至20世纪初)的档案最为丰富,也比较完整。北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存的明清档案共计一千万件,分成77个全宗,其历史之悠久,数量之丰富,在世界上实属罕见。其中,清朝的内阁、军机处、宫中、内务府全宗都是中枢机构累年积存的重要文件。清朝灭亡以后,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的档案则保存于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和其他地方档案馆中。这些古老而浩瀚的档案中详尽记录着六百年来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民族、边疆、社会、外交、文化、教育以及人口、环境、天文、气象、地理、水利、物产、灾荒、地震、医药卫生、民风习俗等情况,它既是历史研究不可缺少的第一手资料,也是了解中国国情,追溯各种现实问题的来龙去脉,以制定国家方针政 91策的重要依据。

中国历代的思想家、历史家十分重视档案的价值,把档案视为研究学术、编纂历史最基本、最重要的材料。许多伟大学者在档案馆中进行长期研究,写出了不朽的著作。中国古代思想家老子为东周的柱下史,即是管理图书档案的官员,他撰写了著名的《道德经》。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曾向老子问学,他编纂六经,很大部分是古代档案文献的选录和汇编。汉代杰出的历史学家司马迁,继承父亲的职业,为太史公,管理政府的图书档案,故而见多识广,能博采史料,创作了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另一位历史学家班固为兰台令,兰台也是贮藏图书档册、进行学术研究的机构,班固写成了第一部断代史《汉书》。从唐代以后(7世纪以后),政府设立专门的编写历史的机构“史馆”,史馆中即存贮大批档案,唐朝政府曾颁布“诸司应送史馆事例”法令,规定几十种政府档案,应移送史馆保存管理,以备修史之用。历代根据档案编纂的史书和汇编极为繁富,如历朝实录、唐六典、时政记、元典章、通典、通考、通志、会要、一统志、方略、地方志、则例等等。在古代档案已大量损毁的情况下,这些篇幅浩大的典籍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都是我国文化宝库中的珍品。

我国近代的许多历史学家十分重视档案的利用。原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长期研究古代甲骨文、金文档案,撰写了《中国古代社会研究》、《卜辞通纂》、《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在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取得了卓越成就。杰出的史学家陈垣参加过明清档案的整理,对档案工作特别关心。晚年,他对中国档案工作的进步十分满意和高兴。他说:“多年以来,我对故宫这批珍贵而零乱的档案一直很关心,……前些年已经成立了国家档案馆,档案已为人民所掌握,开始为人民服务了。比起以前存贮在皇史宬、内阁大库已不可同日而语了。我几十年惦念不忘的事完全可以放心无虑 92了”。这一席话充分表现了一位历史学家对档案的重视和关心。另一位史学家邓拓辛勤收集、整理几百年前北京西郊民间煤窑的一批档案,精心研究,撰写了著名论文《从万历到乾隆》,对历史上的民间采矿业的组织、经营与发展水平作了深入研究,成为档案工作与历史研究相结合的典范。

档案文书对于历史研究具有极为重大的价值,这是由于档案本身具有丰富性、现实性、直接性等特点,所以它被认为是研究历史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离开了档案,就不可能进行严肃的、深入的历史研究。所以,古今中外的学者们十分重视利用档案。

当前,中国的档案事业正在蓬勃发展,中央和地方各级、各类档案馆陆续建立,一面妥善保存、管理现代的各种档案,一面收集分散和流失在各地的历史档案,建立新的库房,使用恒温、通风、防虫、防火设备。在档案资料的利用方面,近十年来,仅第一历史档案馆整理出版的档案史料近40种,一亿六千万字。档案工作者为历史研究和其他应用做出了重大贡献。历史学界和全社会都衷心感谢他们的辛勤劳动,感谢他们对国家文化财富的保存、开发和利用。 93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