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中外关系
明清时期陆上西部丝绸之路再审视
作者:吴四伍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9年02期  发布时间:2019-09-18  点击量:7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摘 要:近年来,丝绸之路研究中,存在重汉唐、轻明清,重海路、轻陆路的倾向,

本文利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档案,梳理当下的诸多相关学术成果,从全球视野下丝路发展的视角,重新审视明清历史上以新疆为支点的陆上西部丝绸之路的历史定位、经济贸易和民族交往等问题。明清陆上西部丝绸之路作为历史上丝路贸易文化延续和交流的重要一环,经济规模达到历史的新高度,展示了中华民族爱好和平、平等互利的优良传统,体现了明清中央政府重视边疆,希冀丝路民众安宁的治理理念,是值得学人重新认识的重要历史问题。

关键词:明清档案 陆上西部丝绸之路 历史地位 治国理念

伴随着“一带一路 ”外交战略的 提出,学界基于经世 致用的 优良传 统,有关历史 上 “丝 绸 之路 ”的 研究也引起了学人们高度 关注。从传 统到现代,从陆 路到海 路,从中 国到世 界,丝 路研究正展 现出前所未有的 繁荣景象。不过丝路研究中 也存 在 “头重脚轻、重海 轻陆 ”的 问 题。具体来说,人们更多注重丝路的起源、开端以及前期 研究,而忽视丝路的 整体性与 长 时段性;明清以来又重视海 上贸易,对陆 路贸易有所忽视 。这一切与档案的挖掘不够深入有着重要关系。本 文利用最近整 理的 “明清时期丝绸之路档案”材料,对明 清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历史 定位、经济贸易、民 族交往和治理理念等问题略作申述,以求教 大方。

一 明清陆上西部丝绸之路的历史定位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从未中 断,但是它在明清以降东 西 文化交流中 日渐边缘化。关于明 代丝 绸 之路的 “重海 轻陆 ”现象,学人早有论 及,认为明 代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并不逊色。清 代的 陆 上 丝 绸之 路衰落起始,学界有所争议。有学人认为持续到18世 纪,“历时 两千五百多年、横亘欧亚大陆 的丝 绸 之 路是人类文 明 的运河 ,东西方文 化交流的 桥梁。在公元后,以中 国、印度 、罗马帝国、安息(波斯)和阿拉 伯世 界为枢纽,汇聚欧亚主 要文 明和沿 途各民 族文 化的 丝 绸 之 路 的功能和格局,一直延续到18世纪末,直到19世 纪 西方列强掀起瓜分世 界的 狂潮,丝 绸 之 路平等文 明 的经济文 化交

有关丝 路研究相关概说可以参见李明 伟:《丝 绸 之 路研究百年历史 回顾》,《西 北民 族研究》2005年第 2期 ;刘进宝:《“丝 绸 之路 ”概念的 形 成及其在 中国的 传播》,《中 国社 会科学》2018年第 11期 。

杨富学:《明 代陆 路 丝 绸 之 路及其贸易》,《中 国边疆史 地研究》1997年第 3期 。

明清时期陆上西部丝绸之路再审视流被打破为止”。也有学人认为陆 路 丝 绸 之 路衰落时间应该是清末民初。

从清 代档案来看,清 代的 西 部 陆 路贸易即使偶尔遭到战乱等因素的 冲击,也始终保持一定的 规模,保持着贸易、文 化交流通道的 畅通,成 为清朝政府的一贯政 策。如乾 隆帝在 平定准噶尔后,立即命令陕甘总 督恢复与 哈萨克的 贸易,并决定派商人参与 管理:

看来贸易之事,终不可全以官法行之,能办政务者未必能熟谙经纪,朕思道员中如范清洪、同知中如范清旷等,伊家原曾承办军需及一切贸易之事,或尚有旧时伙计等,自必练习其事,或可于此二人中酌调一人,赴甘承办,是否有益,并酌量妥议奏闻。道光十年(1830),伊犁将军玉麟请求恢复茶叶等贸易:

奴才等窃以边疆重地,诘奸固不可不严,而筹边之道总须抚驭得宜,宽猛交济,使域内民回各安生业,亦不便令域外夷众过于向隅,即如伊犁、塔尔巴哈台久为商贾辐辏之地,兵民生计,皆藉商贩流通,商民愈多,则地方愈征殷实。至回疆各城,向无眷兵,更宜藉流寓之商民,据为乐土,俾资生聚。如果该管官善为抚绥,去其苛累,则缓急皆有可恃,官兵民回联为一体,斯卡外无形之反则不戢而自消,圣朝开拓新疆七十年,从前所以不烦严禁,不设多兵,而能晏然无事者,此其明验也。

这得到了道光帝的 允准。明清政府对于西部陆 路贸易,始终给予极大的 关注,鼓励发展中西经济贸易。在明清的长期西部陆路贸易交往中 ,和平、通畅是主 流,而战乱、隔阂只是插曲。不过,明清以来,世 界贸易体系发 生巨大变化,陆路交通为纽带的传统大陆 贸易体系逐渐让位于海 洋航线为纽带的世界贸易体系。在 相当长的时间内,客观上 讲,陆 路贸易的 规模都难以跟海 洋贸易相比较。

二 明清陆上西部丝绸之路的经济贸易功能

着眼于全球贸易体系的 近代转变,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在 整体贸易之 中越来越边缘,这是一个客观的 事实。但是,陆 路 丝 绸贸易在 特定的 边境贸易中 ,如中 亚地区的 贸易,仍有其不可替代性。事实上 ,纵向来看,明 清 时 期 的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贸易达到一个新的 高度 。如学人指出:“清 代‘丝绸 之 路’上 的新疆的丝绸贸易,不仅是整 个古代‘丝 绸 之 路’中 的一个重要篇章。而且,在 新的 历史 条件和背景下 ,发展和兴盛 起来的 这种贸易……较之 以往,其贸易规模更大、贸易缎匹数量更多、丝绸花色品种更繁,贸易区域更广、持续时间更长 、贸易形 式更灵活多样。”

为了支持新疆地区的丝绸贸易,清朝政府特别要求江南三织造和山西 等地准备绸 缎,专门用于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交易。关于此类丝 绸交易的 沿革、过程,学人有所研究。关于江南地区与 新疆地区的 交易规模,更是得到学人详细地论 证。据范金民 考证,自乾 隆二十五年(1760)至咸丰三年(1853)的 94年之 中:江南与 新疆的 贸易绸 缎总 量为416072匹,年平均量为4380匹;其中 乾

李明 伟:《丝 绸 之 路研究百年历史 回顾》,《西 北民 族研究》2005年第 2期 。

张燕、王友文 :《清 代伊犁将军与 哈萨克草原丝 绸 之    路 发 展 的 政 治考量》,《广西 社会科学》2015年第 10期 。

中 国第 一历史档案馆(以下 简称一史 馆)藏 宫中 朱批奏折,大学士管陕甘总 督黄廷桂,遵复与 哈萨克贸易宜并请于范清 洪等内定一员来肃办理交易等事宜,乾 隆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档 号:04—01—13—0025—014。

一史 馆藏 宫中 朱批奏折,伊犁将军玉麟,体察中 外情形 新疆茶政 及夷商贸易似应酌复旧章请旨饬 查妥议,道光十年十二月十九日 ,档 号:04—01—31—0558—001。

鱼宏亮:《超越与 重构:亚欧大陆 和海 洋秩序的 变迁》,《南京 大学学报》(哲学·人文 科学·社 会科学)2017年第 2期 。

王熹、林永匡:《清 代新疆的 丝 绸贸易》,《新疆社 会科学》1986年第 6期 。

林永匡、王熹:《杭州织造与 清代新疆的 丝 绸贸易》,《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 会科学版)1986年第 2期 ;《江南三织造与 清代新疆的 丝 绸贸易》,《辽宁师范大学学报》1986年第 3期 ;《清 代江宁织造与 新疆的 丝 绸贸易》,《中 央民 族学院学报》1987年第3期 ;《清 代山西 与新疆的 丝 绸贸易》,《山西 大学学报》(哲学社 会科学版)1987年第 1期 。

55

隆朝交易量最高,年平均量为6760匹。显然,此前有关新疆丝绸贸易的 研究更多注重经济量化的视 角思考,不过,从明清的档案来看,中 央政府怎样维护以新疆为支点的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其贸易管理的政策、理念和实施办法,仍有很多值得发 掘之 处。

为了建立良好的 贸易渠道,清朝政府实施定点贸易,同时 派兵保护,方便贸易平稳进行。乾 隆二十二年,清 廷恢复与 哈萨克的 贸易,陕甘总 督黄廷桂考虑交易地点路 途遥远,奏请派兵保护,先期 沟通:

臣前奏带兵一百名,原因吐鲁番就近,今廷议定于乌鲁木齐交易,去巴里坤有二十大站,道路之间,需兵防护,庶于照料弹压,均得其力。惟是乌鲁木齐相距遥远,如哈萨克贸易人等,先期已至,而我处货物未到,则远人有守候之累;若我处货物先到,而哈萨克或衍其期,亦不免稽延时日,致滋糜费。并请敕下副将军兆慧等晓示哈萨克,将明秋何日起程,约于何时至乌鲁木齐先行通知咨会到臣,以便文武官兵依期齐至,两无守候,更为妥协。

陆 路 丝 绸交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 管理体系,为了转运丝 绸、瓷器等物,清朝各级官员遵循严格的 规定,执行相关的 报销手续。乾 隆二十八年,大学士傅恒题 报有关陕西 省采办缎匹瓷器等事情。此次经甘肃,转运至新疆喀什噶尔的 交易,采办的 部分物品和价格如下 :

查册开,旧管军需银五十万五千二百六十九两六钱五分八厘五毫零,新收无,开除银七百九十两二钱六分九厘六毫,实在银五十万四千四百七十九两三钱八分八厘九毫零。所有支存各款开列于后:一、采买大红、香色、月白、宝蓝、沙绿等色锦缎各四匹,共二十匹,每匹俱宽二尺,长一丈二尺,价银四两二钱,共用银八十四两;又采买瓷器饭碗五百件,每件价银三分二厘,共银一十六两;汤碗三百件,每件价银三分二厘,共银九两六钱;大茶钟二百件,每件价银二分,共银四两;七寸盘二百件,每件价银四分,共银八两;五寸盘二百件,每件价银二分八厘,共银五两六钱;菜碟一百件,每件价银二分,共银二两;又置办装盛缎匹瓷器需用木箱等物,各价值银一十二两二钱八分。以上共用银一百四十一两四钱八分,俱在司库军需银内动支。

此次采办地为陕西 西安,经甘肃转运至喀什噶尔交易。物品采购价值和相关数量都必须严格核对,显示了丝路贸易管理中 严谨与 科学的 一面 。

清 代陆 路 丝 绸贸易在清廷的 管控之 下,商品质量和商业信誉始终是清 廷关注的 重点。乾 隆 中 期清朝恢复与 哈萨克交往后,双边贸易不断增长 ,有不少摩擦,其中 有些是内 地商人偷工减料导致。据官员明 瑞奏报,乾隆三十年前解到苏州、杭州等地缎匹,每匹四十二三两不等,三十一年解到者每匹仅三十五六两。两相比较,每匹减轻六七两不等,但是价格却如前,即每匹十三两,此等情况遭到乾隆帝训斥:“明 系草率浮冒,以致物料减恶,何以惠远人而通贸易?现在 此项缎匹着交与 明瑞等,减价发 售,其所减之 价,即着落各承办之 织造,照数赔补,并将该织造交与 内务府 大臣议处。”同样,在清朝政府与哈萨克贸易中 ,清 廷注意哈方贸易需求,尊重外方民 众需要。如在 绸缎的 颜色方面 ,特别强调尊重哈方习惯。乾隆三十三年,乾隆帝针对哈萨克方面 “其缎匹一项,回人惟喜好青蓝、大红、酱色、古铜、茶色、棕色、驼色、米色、库 灰、油绿等色,其月白、粉红、桃

   范金民 :《清 代江南与 新疆官方丝 绸贸易的 数量、品种和色彩诸问 题》,《西 北民 族研究》1989年第 1期 ;《清 代江南与 新疆地区丝绸贸易》(上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 会科学版)1988年第 4期 ;《清 代江南与 新疆地区丝 绸贸易》(下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 会科学版)1989年第 1期 。

   一史 馆藏 宫中 朱批奏折,大学士管陕甘总 督黄廷桂,遵复与 哈萨克贸易宜并请于范清 洪等内 定一员来肃办理交易等事宜,乾 隆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档 号:04—01—13—0025—014。

   一史 馆藏 内阁户科题 本,大学士兼管户部 事务傅恒,遵旨察核陕省上 年采办解肃转运喀什噶尔交易缎匹瓷器收支银 两应准开销,乾 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五日 ,档 号:02—01—04—15561—008。

   一史 馆藏 军机处上 谕档 ,乾 隆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

明清时期陆上西部丝绸之路再审视

红、水红、黄色、绿色之 缎,俱不易换”,要求尽量满足哈萨克方面 请求:

贸易缎匹自应酌照各该处风土好尚,随宜备用,除二十五年先办之四千二百五十匹,业经该抚等咨称,如数办齐,委员起解,无庸另办外,二十六年应办缎四千二百五十匹,现须织办,尚应如该督所请,悉照所开颜色。

三 明清陆上西部丝绸之路与民族交往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不仅是经济之 路、贸易之 路,更是文 化之 路、民 族交往之 路。在 这条大通道上 ,各民 族之 间和平交往,互通有无,文 化交融,共同繁荣。特别需要强调的 是,明清中国内 地经济的 繁荣,贸易政 策的公平,成 为各族人民 与 之交往的 重要向心力。乾 隆 时 期,国泰民 安,国力强盛 ,积极开展 跟西 部少数民 族的 经济贸易,得到他们的 高度 认同,其中 土尔扈特部 的回归,更是有力证明 国家认同在 西 部 民族部 落中的重要意义。有关土尔扈特部 的回归,部 分档案已经出版,但仍有与 土尔扈特部 相关的 大量档案,特别是满文档案有待开发 和研究。

学界以往有关土尔扈特部 东归研究较多关注国家认同,对其展 示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 民族融合、民 族交往的 一面 却关注不够。从明清档案来看,民 族认同、宗 教信仰、历史 文化等,都构成 了土尔扈特部东归的 合力。乾隆三十六年,土尔扈特部 东归,是中 华 民族团结统一史 上 的浓重一笔。为了妥善安置该部 ,乾隆帝和相关官员做了周密部 署:一方面 谕令大学士刘统勋、陕甘总 督吴达善等妥善安置回归人员;另一方面 又让边境官员将该部 代表送至热河 觐见,表达皇帝喜悦之 情。特别强调“远人挈眷来归,量地安插,赏项在 所必需,现令舒赫德等悉心筹议,但恐伊犁存 贮之 项或尚不敷支给,则由甘肃解往似为便易,昨曾降旨于西 安藩库 贮项内 拨银 二百万两,赴甘备用”。

土尔扈特东 归事件更展 示了中 华 民族大家庭的 温暖与 强大。从档 案资料来看,土尔扈特部 东归,全国内 地各省对此都反响热烈。土部 首领从新疆乌鲁木齐等地赶赴热河 觐见乾 隆帝,路 途遥远。乾隆帝对于沿 途供给,要求各地官员细心招待,分别处理。山西 巡抚三宝奏称:“查得土尔扈特台吉等投诚,赶赴热河 瞻仰天颜,晋省沿 途州县供支羊肉、米麦、柴油暨廪给口食各项,悉照甘省之 例划一预备供支。其筵席一项在 于朔州、大同两处丰盛 备办,至所需马匹车辆,晋省站长 路远,以十二站并为八马站,每站安营驿马三百匹,并令添雇民 马骡一百匹,兼雇车辆,倘有不敷,亦令合棚供送,其账房等项俱令营员预备支用。”反映出地方政府对招待路 过的 土部 首领一事,准备非常细致。

四 明清陆上西部丝绸之路与治国理念

从悠久的 丝 绸 之 路历史 来看,明 清 时 期 的 陆 上 西 路贸易具有独特的 历史 价值,特别是在 整个中西 文化交流的 大历史 脉络中 ,在 从传 统到现代的 复杂历程中 ,扮演了不可替代的 角色。大量珍贵的汉文 、满文 、藏 文等档案,使得人们对于西 路贸易的 了解和研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 深度 和广度 。以往学人更多注重经济贸易规模,或是国家认同,而整 个丝路贸易后面的国家治理理念更值得重视 。

一史 馆藏 军机处上 谕档 ,乾 隆三十三年三月初六日 。

王熹、林永匡:《清 朝 中 期 的土尔扈特贸易》,《西 北民 族研究》1988年第 2期 ;《查访土尔扈特回归奏折选译》,《历史 档 案》1988年第 2期 ;乌云毕力格:《土尔扈特汗廷与 西 藏关系(1643—1732)———以军机处满文 录 副 档记载为中 心》,《西 域研究》2015年第 1期 。

一史 馆藏 军机处上 谕档 ,乾 隆三十六年六月十七日 。

一史 馆藏 内阁兵科题 本,礼部 尚书 兼署兵部 尚书 事务永贵等,为核销山西 乾 隆三十六年份供应土尔扈特台吉人等经由山西 沿途装载行李车辆并雇觅民 马骡头用过银 两事,乾 隆三十八年九月初七日 ,档 号:02—01—006—002400—0010。

57

从明清档案来看,明 清 时 期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维护与 发 展,跟王朝 的治国方略息息相关。中央政府更多希望收获的 是西 域各部 的认同,以及保持边疆的 和平稳定。

首先,在中央政府看来,贸易从属于政 治。在 清 朝 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贸易的 开拓、恢复和维护中 ,政 治考量是第 一位的 ,国家的 战略安全重于局部 的经济利益。乾 隆帝对此认识清 晰:“但贸易之 事,不过因其输诚内 向,俾得贸迁有无,稍资生计,而彼处为产马之 区,则收换马匹,亦可以补内 地调拨缺额,并非藉此以示抚循,亦非利其所有,而欲贱值以取之 也。将来交易之 际,不必过于繁苛,更不必过于迁就,但以两得其平为是。”对于西 域各部 落来说,获取经济利益更强于政 治认同,双方的 交往目 的是有一定差异的 。

清中后期 ,清 廷对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管理更趋保守。道光十一年,清 廷批准扬威将军长 麟的奏议,准许恢复跟浩罕通商:

查明巴什阿哈胡里,又称明伯克,系浩罕管事头人,上年进卡滋扰,经各城查探,实系明巴什亲来。该贼目把持专擅,贪渎妄为,卡外布鲁特、哈萨克,卡内回子,无不畏其强横,佥谓前此之滋事,此日之梗化,皆明巴什一人主意。今既宣示皇仁,夷众得照常贸易,明巴什有利可图,自不致如前倔强,则从此卡内卡外可期静谧。

显然,19世 纪 的 中国,清 廷对于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政 治诉求重于经济利益。清朝面对浩罕等通商要求,更多是从国家安全考虑,力图息事宁人,维护边疆问题,而不是获取贸易利益。

其次,和平与 交融是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 发 展 主旋律。从明清政府的管理来看,西 部安宁是国家的 重要治国方略。对传 统丝 绸 之 路 的精心维护,对各族民 众交易的 合理让利,都是为了西 部 的和平与 安宁。土尔扈特部的东归,具有划时 代的 意义。该事件的 爆发 ,正是在 西方殖民 主义肆掠全球的 时代,也是沙俄帝国侵略的 产物。它有力地说明 ,清朝政府对于周边国家的 和平友好政 策,取得了丝路沿线民 众的 高度 认同。清朝政府基于维护自身政 权稳固、边境安定、边境民 众生活稳定的 目的 ,从而开展 和维护边境贸易,其政 策给沿 路 民众带来实惠与 利益,成 为沿 路 民众认同和愿意交往的 重要内在动力。从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 的实践来看,清朝的国家认同是各民 族的 大认同,而非某些论 调所谓的 “满族认同”,是一种超越民 族局限,超越地区局限的 中 华 文化认同和国家认同。明 清时 期 丝 路贸易得以繁荣昌盛 ,其内在的动力在 于中华 民族的 和平与 友好传 统,合理的 贸易政 策等。

再 次,诚信经营、互惠互利是丝路繁荣的 重要保障。以乾 隆帝为代表的清朝政府,基于自身国力的 雄厚,考虑周边部 落和民 众的 生活,始终要求内 地商人保证商品质量,重视 客户要求,方便丝路沿途民 众。此种诚信原则,使得双方的 交易得以延续,尽管中 间不乏王朝 换代、突发 事件,但是陆 上 西 部 丝 绸 之 路始终得以发展。

当然,清朝陆路丝绸贸易的 历史 局限也值得后人借鉴,近代以来海 洋贸易与 交通技术的 发 展,也呼唤陆 上 丝 路同步跟上 时代的 列车。


   一史 馆藏 宫中 朱批奏折,大学士管陕甘总 督黄廷桂,遵复与 哈萨克贸易宜并请于范清 洪等内 定一员来肃办理交易等事宜,乾 隆二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档 号:04—01—13—0025—014。

   一史 馆藏 宫中 朱批奏折,扬威将军长 龄,奉旨准令浩罕通商并报卡伦内 外各情,道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档 号:04—01—32—0413—024。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