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政治
清代衍圣公世家联姻研究
作者:孔勇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 2020年02期   发布时间:2020-12-28  点击量:62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衍圣公”是中国传统王朝敕封孔子嫡裔的称号,始于北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沿至清代,衍圣公在所享恩典、所获地位、所受瞩目等方面,均超过以往各个时期,产生了广泛社会影响力。围绕衍圣公及其家族子弟,形成了范围较广、层级较高的世姻网络,从中能够看到清代世家之间的交往及皇权与士绅的关系等复杂问题。对此,虽已有学者做过一定研究,但多是侧重于衍圣公“此方”的材料,而未将结姻对象即“彼方”的相关状况加以充分挖掘。本文择取清代衍圣公缔结世姻的三个代表性家族———宛平王氏、海宁陈氏和长山袁氏作为案例,分析他们与衍圣公家族之间的结姻历程、内在考量及所带来的影响,藉此丰富对清代衍圣公群体的认知。

一 宛平王氏:清初北方世家之间的联姻

宛平王氏系指清初显宦王崇简、王熙父子之家。王崇简(1602—1678),字敬哉,“少颖悟,日记数千言,尽通经史百氏书。稍长,益务为经济有用之学”。明崇祯十六年(1643)中进士。清朝建立后,以馆阁乏人,首选入翰林,授庶吉士,与修《明实录》。顺治三年(1646)起,历秘书院检讨、侍读、国子监祭酒、弘文院侍读学士等职。曾响应清廷之诏,疏陈前明范景文、蔡懋德等28位殉难忠臣,咸予褒旌。后累任吏部右侍郎、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

王崇简官居枢要之时,其长子王熙也通过科考中第,走上了仕途飞腾之路。王熙(1628—

1703),字子雍,一字胥庭,号慕斋,“生而颖异,五六岁间即能诵《孝经》《学》《庸》、两《论》。”

 徐雁平:《清代文学世家姻亲谱系》,凤凰出版社2010版;孔祥林等:《孔府文化研究》,中华书局2013年版;姚金笛:《衍圣公的婚姻及夫人之表现》,杜泽逊主编:《国学茶座》第4期,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40—53页;仝晰纲:《衍圣公孔胤植姻戚仝氏家族考———谱牒文献与儒学研究的一个视角》,《齐鲁学刊》2015年第5期。

 (清)张茂节修,李开泰纂:(康熙)《大兴县志》卷5,《中国地方志集成·北京府县志辑》第7册,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版,第251页。

 (清)张茂节修,李开泰纂:(康熙)《大兴县志》卷5,《中国地方志集成·北京府县志辑》第7册,第251—252页。

顺治三年成进士,选授国史院庶吉士。十四年七月升弘文院学士。当时其父王崇简适任国史院学士,故世祖有谕曰:“父子同官,古今所少。”十七年,王熙以学士三年考满,加礼部尚书衔。此时其父王崇简也已长礼部,“父子同部尚书,海内荣之,以为国家异数,王氏盛事,晚近数百年所未有也”。王氏父子声望之隆,终顺康两朝不衰,宛平王氏也成了清初北方著名的世家大族。

父子同相的美谈,背后隐藏着宛平王氏家族学术的启迪和传承。王熙幼时曾闻父亲讲解经史,学业遂得飞进。王崇简第五子王燕,也曾忆述父亲的日夕教导:“晚年致政,屏绝声华,陶情坟典,作为诗歌,旁通翰墨。稍暇,则训饬子若孙,以读书尚友为事……至今犹如提耳面诲也。”

这种影响也传续到了王熙之子克昌身上。王克昌感念父祖学问对后世子孙的熏陶滋养,自称:

“吾家自先祖文贞公、先君文靖公,皆以读书显。先祖文贞公于书嗜好尤笃,为孝廉十七年,积书万余卷,以名宿入翰林。积俸所入,悉以置书,人间有异书,辄重价购之。青箱堂架,连床架屋,几与栋平,故京师之藏书惟文贞公为多。”

宛平王氏数代积累的政声与威望,自会引起衍圣公家族的结纳之意;而衍圣公特殊的“圣裔” 身份及其在儒林中的地位,也是宛平王氏极为看重的文化资源。对彼此家世门声的体认和欣赏,促成了孔、王之间的多重姻亲关系。

衍圣公家族结姻宛平王氏,始于68代衍圣公孔传铎。孔传铎元配夫人王氏,系王崇简孙女,王熙第四女,继配则为刑部右侍郎李迥第六女。但在最初,与孔传铎结姻者本是李氏,后因“有阻之者”,所以改为先聘王氏。孔传铎记述此中委曲说:“丙寅(康熙二十五年,1686)春,余初择婚于京师,有人言于司寇公(即李迥),司寇公曰:‘孔、李古通家也,吾择壻当于是。’业心许矣,会有阻之者,不果,余遂聘于宛平相国王文靖公(即王熙)之季女。”孔传铎虽然没有指出阻其最初结姻李氏的原因,但当面对“相国”王熙之女时,还是格外珍重,优先结姻。只不过其后因缘际会,孔传铎又与李氏踵践前约,聘为继配。

虽然王氏归适孔家后不久便病卒,年仅22岁,但世家闺秀展现出的修养和品德,已给衍圣公府众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衍圣公孔传铎即称美她:“于归我家,三易寒暑,事奉三世尊亲,周旋进退,无微不善。”这些表现很快赢得了孔氏姑母和族众的交口赞颂,咸称:“娶妇必择门第,今观新妇,其信然也。”王氏逝后,孔传铎与王家仍保持着密切往来,直至王熙去世时(1703年),孔传铎还作悼诗,回忆起与夫人和岳丈的深厚感情,其中提到:“三载结褵欢恨浅,九秋别鹄操难听。伤哉少女先晨露,怆矣中闱复罄瓶。西府宾朋看聚散,东床涕泪独飘零。园开乘鹤谁同赏,堂著青缃户欲扃。”同时悲叹,外亲相继离去,恐将从此“燕山鲁水风烟隔,怅望徒悲旧雀屏”

然而未过多久,衍圣公家族与宛平王氏之间便再次续缔姻亲。孔传铎与继配李夫人所生长子、继任衍圣公孔继濩,与王熙孙女、王克昌第三女结为姻亲。稍晚一些,孔传铎次子孔继溥(亦是李夫人出),又与王克昌第五女缔姻。孔传铎次女淑瑜(庶出),后嫁与王克昌第九子王则曾。

 (清)韩菼:《予告光禄大夫少傅兼太子太傅保和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加六级谥文靖王公熙行状》,(清)钱仪吉纂录:《碑传集》卷12,光绪十九年刻本,第1—2页。

 (清)王燕:《青箱堂诗文集》附“识语”,《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第203册,齐鲁书社1997年版,第562页。

 (清)王克昌:《宝翰堂藏书考·序》,范凤书:《中国著名藏书家与藏书楼》,大象出版社2013年版,第111页。

 (清)孔传铎:《安怀堂文集》卷上《先室李夫人传并序》,《清代诗文集汇编》第798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版,第295—296页。

 (清)孔传铎:《安怀堂文集》卷上《先室元配王夫人小像记略》,《清代诗文集汇编》第798册,第291页。

 (清)孔传铎:《安怀堂文集》卷上《先室元配王夫人小像记略》,《清代诗文集汇编》第798册,第291页。

 (清)孔传铎:《申椒集》卷下《哭外父王胥庭相国十六韵》,《清代诗文集汇编》第231册,第228页。

 (清)孔传铎:《申椒集》卷下《哭外父王胥庭相国十六韵》,《清代诗文集汇编》第231册,第228页。

 (清)孔宪璜纂录、孔庆馀校补:《孔氏绳启堂支谱》,同治十二年刻本。

王、孔两家三代之间,结姻四次,交谊跨越近百年,宛平王氏堪称衍圣公府入清之始最为倚赖的外姻势力。同理,衍圣公身上的“圣裔”光环,也是宛平王氏极其看重的文化资本。两者的结姻,是清前期北方大族之间交往的生动案例,也是清朝在建立和巩固统治的过程中,地方社会秩序逐渐恢复的直观反映。

二 海宁陈氏:远途结姻及其与皇权的冲突

清代海宁陈氏,一般特指海宁渤海陈氏宗支。孟森先生曾说:“清世谈官阀,侈恩遇者,无不知海宁陈家”;“‘海宁陈家’之目……可谓成一名词矣。”前溯至明中期,海宁渤海陈氏六世孙陈中孚以科第起家,七世陈与郊兄弟、明末八世陈祖笣父子相继登科甲,开启了海宁陈氏宦途显荣历程。

衍圣公家族与海宁陈氏的姻亲关系,始于69代衍圣公孔继濩之女与文渊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陈世倌之子的结合。此外,两姓之间另有四重姻亲关系,均系陈氏家女配至曲阜孔家。相较前述宛平王氏,海宁陈氏与衍圣公家族的联姻在旁涉范围上有了进一步扩大。下文分述孔、陈两家之间共计五重姻亲关系,尤其附载陈家诸翁/婿的履历宦绩,从侧面印证衍圣公家族对结姻对象才学品德之讲求和考量。

先是69代孔继濩次女贞秀,适陈世倌次子、候选州同陈克光。陈世倌系海宁渤海陈氏第11世孙,位至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陈克光本为世倌兄世俨的第四子,由世倌抚成,收继为嗣。揆诸陈世倌宦迹,曾于雍正四年(1726)奉旨到曲阜督修孔庙,与衍圣公家族成员多有密切往还,当于此时说定了次子陈克光与孔继濩次女贞秀的婚事。

陈克光只享寿25岁,以兄克绳次子守曾为后。陈守曾有女二人,长女陈珠,适71代衍圣公孔昭焕。按陈克绳乃陈世倌长子,官海州盐分司,有六子、六女。其中,第四子承曾,官至四川资州州判,所生长女嫁与孔昭焕第四子宪均,最幼女则为曲阜四氏学教谕、70代孔广棻的继配夫人。

孔广棻虽非衍圣公,但其祖父孔传鋕乃是67代衍圣公孔毓圻的次子、68代衍圣公孔传铎之弟。在继娶陈克绳第六女之前,孔广棻元配同样出自海宁陈氏,系泰安府知府陈第三女。是文渊阁大学士陈世倌的本族堂侄,关系亲近。陈有女三人,最幼者即为孔广棻元配夫人。

海宁陈氏中,除陈世倌位极人臣外,其他子弟亦多读书仕进,上述只是冰山一角。据学者统计,在明末至清季近300年之中,海宁陈氏出现的进士、举人、贡生达200多人,位居内阁大学士者3人,官至尚书、侍郎、巡抚、布政使者11人,可谓“鼎甲之盛,莫过于此”

清代海宁陈氏人才喷涌,离不开其家学传承,并从与曲阜孔氏等世家大族的联姻中汲取滋养。如陈世倌,“自起家词苑,洊历中外五十余年,司文衡则治经讲学,任封疆则兴利救弊”。陈世倌胞兄世俨,“初奉父命居吴门,吴俗奢丽,独衷以礼。既以定省疏旷,兄弟俱在仕籍,返于宁,奉母查夫人至孝,不求进取。居生母黄夫人丧,哀毁致疾,复力疾营葬,葬毕而疾益甚,犹为查夫人

 孟森:《海宁陈家》,朱东润等主编:《中华文史论丛》第2辑(总第10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第411页。

 (清)陈赓笙重修:《海宁渤海陈氏宗谱》卷10,国家图书馆地方志家谱文献中心编《清代民国名人家谱选刊续编》第72册,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版,第351页。

 (清)孔宪璜纂录,(清)孔庆余校补:《孔氏凝道堂支谱》,同治十二年刻本。

 (清)孔宪璜纂录,(清)孔庆余校补:《孔氏博观堂支谱》,同治十二年刻本。

 赖惠敏:《清代的皇权与世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37页。

 (清)史贻直:《予告光禄大夫太子太保特进太子太傅文渊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兼管礼部事务加二级文勤陈公世倌墓志铭》,(清)钱仪吉纂录:《碑传集》卷26,第3页。

强起问寝膳,至性过人如此。”

此类例证,在海宁陈氏家谱中比比皆是,反映了后人对贯穿其中的孝悌忠义等卓越品质的热情颂扬。通过与之联姻,衍圣公家族在现实利益与无形家风等方面,莫不受益良多。然而,世家大族之间的联姻,又往往会对清廷的各级行政运作造成干预和掣肘,进而“族大遭忌”,受到来自皇权的打压。

以陈世倌来说,他自入乾隆朝以后便深受高宗信任,宦途通达顺畅。然而在乾隆十三年(1748)底,陈世倌却因内阁票拟失职一事,受到了严厉处置,上谕称:“陈世倌自补授大学士以来,无参赞之能,多卑琐之节,纶扉重地,实不称职,着照部议革职。”乾隆帝所称“卑琐之节”,主要指陈世倌“伊乃浙人,而私置产兖州,冀分孔氏余润”。因衍圣公府辖下的大量钦拨祀田恩免缴税,陈世倌在此置产或许有避税的考量。虽然两年后陈世倌恢复原衔,但陈、孔之间的姻亲关系及其背后暗藏的利益内幕,已被乾隆帝洞悉点破。

相似的遭遇,也发生在衍圣公一方。乾隆二十一年初,71代衍圣公孔昭焕上奏称,至圣庙户常遇地方官额外派办派买,请求除酌留50户外,将其余户丁改归民籍。不料,此奏甫上即遭到乾隆帝严斥,称孔昭焕:“不过倚大学士陈世倌外姻之势,干与地方公事。其所陈奏,大都发礼部议,又系陈世倌管理,可以互相倚庇。”后经访查,才知孔昭焕久已倚借乐舞庙户,安坐而享其利,

“不能安分自爱,干与地方公事,更属显然”。交吏部议,以孔昭焕“袒庇庙户,武断滋事”,应革其公爵。乾隆帝念孔昭焕为先圣后裔,且年少无知,加恩免予革爵,谕其“闭户读书,勉承祖训”

衍圣公作为清廷树立的文化符号,本不享有实际权力,所以孔昭焕的逾分之举深为乾隆帝所忌。另外,乾隆帝还洞悉了隐藏此事背后的一个重要线索,即孔昭焕屡屡滋生事端,乃因有着强大的外姻之势可以依赖。在严斥孔昭焕的谕旨中,乾隆帝进一步警示:“若干与一毫公事,不特陈世倌不能保其大学士之任,即衍圣公家,岂无弟男子侄可堪承袭者,便是无福承受之人。”

这种略带敲山震虎意味的处理方式,直指背后的姻亲关系和利益锁链,冀能对其他世家大族产生警惕之效。然而,清代世家结姻远非单个区域或单独线条那样简单。众多世家之间,往往互有关联,进而产生延伸性、扩散性极强的姻亲网络余蔓。这一点,还可以从衍圣公家族与长山袁氏等世家的联姻中获得进一步直观认识。

三 长山袁氏:省域内部世姻的典范

长山袁氏,是以焦桥袁氏(今属山东邹平)为中心并扩散至周边村镇的各袁氏谱支总和。相较宛平王氏(直隶)和海宁陈氏(浙江),长山袁氏属于衍圣公在省域内部世代联姻的典型。自雍正、乾隆年间开始,直至晚清,阙里孔氏与长山袁氏之间的联姻持续了150余年,彼此的姻亲关系多达数十重。如此繁多的重叠交汇,堪与常州庄、刘两氏的世代联姻相比。

 (清)陈赓笙重修:《海宁渤海陈氏宗谱》卷9,《清代民国名人家谱选刊续编》第72册,第235页。

 《清高宗实录》卷330,乾隆十三年十二月辛卯,《清实录》第13册,中华书局1986年影印本,第490页。

 《清高宗实录》卷330,乾隆十三年十二月壬辰,《清实录》第13册,第491页。

 《清高宗实录》卷504,乾隆二十一年正月壬申,《清实录》第15册,第359页。

 《清高宗实录》卷506,乾隆二十一年二月庚子,《清实录》第15册,第382页。

 《清高宗实录》卷506,乾隆二十一年二月己酉,《清实录》第15册,第393页。

 《清高宗实录》卷504,乾隆二十一年正月壬申,《清实录》第15册,第359页。

 参见(美)艾尔曼:《经学、政治和宗族———中华帝国晚期常州今文学派研究》,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孔、袁两家之能结合,准确来说衍圣公府能够留意并青睐长山袁氏子弟,最主要原因在于,入清以后袁氏家族代有人材中第入仕,官居要职,渐次成为有影响的世家大族。乾隆时人和邦额,曾描述过长山袁氏先人“袁翁”积德行善,终而发迹显达、子孙昌茂的过程,并亲眼目睹“袁翁”后裔:“自此富甲一县,已而生子,子生孙,皆能读书上达,有仕至尚书者、督抚者、卿贰者,科甲联绵,迄今正当鼎盛也。”

“袁翁”对应的人物原型,乃是焦桥袁氏第10世孙、生活于明清之际的袁云蒸。云蒸有二子,长子景芳,以号“紫兰”行;次子景文。袁紫兰有5子、24孙,孙辈中,雍乾时期官至户部尚书、直隶总督等要职的袁守侗堪为杰出代表。曾孙辈男计86人,官至员外郎、内阁中书的袁炳、袁熙最为世人熟知。再看袁景文一系,虽然景文年仅26岁便逝,只有一子承宠,但承宠有六子,守谦、守诠、守诚三人最称知名,尤以历官刑部郎中、内阁学士的袁守诚为著。

孔、袁联姻,最早开始于70代衍圣公孔广棨次女德芳,嫁与袁承宠第四子守诚。彼时正值长山袁氏初露锋芒的阶段。如袁承宠,雍正初年知德安府,“修堤、运铜、办赈,厘剔奸弊,号为 ‘神君’”。署汉阳、荆门,“两摄府篆,承审应山、孝感诸案,一洗沉冤”。雍正七年,任永顺府知府,“楚人述其事,往往感泣”。袁承宠第四子守诚,乾隆十五年与兄守诠同榜中举,初授刑部郎中,再京察记名,授内阁侍读学士。后任陕西按察使,“虚公研鞫,众称平允”;兼署布政使,“治事勤谨,以劳成疾”

综合袁承宠、袁守诚父子的宦途表现,反向映衬出衍圣公结姻世家时对官绩政声的重视。除了孔广棨之女嫁与袁守诚外,两家另有多重姻亲,兹据同治十二年(1873)刊刻的阙里孔氏各支堂族谱,梳理如下:

《孔氏世泽堂支谱》:69代衍圣公孔继濩次子广柞,广柞次子昭煦夫人袁氏,系袁承宠第五女。昭煦长女、三女先后嫁与候选道袁守谦第五子、光禄寺署正袁煜;第四女嫁至通政司知事袁守傃长子、太学生袁泂。昭煦第三子宪埰长女适刑部郎中袁锡第五子、候选县丞袁定业。

《孔氏凝祉堂支谱》:71代衍圣公孔昭焕次子宪增夫人袁氏,系刑部员外郎袁守铨次女。

《孔氏凝道堂支谱》:孔昭焕第四子宪均之女存保,适监生袁照子、睢南河务同知袁坰。

《孔氏崇本堂支谱》:68代衍圣公孔传铎第三子继泂,继泂第四子广彬,广彬长子昭杰,昭杰长子宪阶夫人袁氏,系候选知县袁淇长女。

《孔氏敦本堂支谱》:孔传铎第四子继汾,继汾第四子广册,广册长子昭诚,昭诚长子宪琮继配袁氏,系直隶石景山河务同知袁琅第四女。孔继汾第五子广衡,广衡长子昭任,昭任之子宪绅,宪绅之子庆豫夫人袁氏,系朝城县教谕袁憻业长女。

《孔氏于此堂支谱》:孔传铎第五子继涑之嗣子广廉次女晋孙,适通政司知事袁守伟长子、中书科中书袁澜。

《孔氏克荷堂支谱》:孔传铎第六子继澍之长子广果夫人袁氏,系刑部司务袁承祖第三女。广果次女玧,适工部营缮司郎中袁守仪子、监生袁穀;三女环,适光禄寺署正袁守健长子、大理寺司务袁淇。

《孔氏博观堂支谱》:67代衍圣公孔毓圻次子传鋕,传鋕长子继浩,继浩长子广樾,广樾独子昭煇,昭煇第六女适浙江衢州府同知袁煦长子、直隶候补盐运司经历袁坊。

在孔、袁之间开展大范围联姻的同时,两家其余子女,又各自通过不同的结姻线路,与其他世

 霁园主人编著:《夜谭随录》卷4《袁翁》,会文堂书局1924年版,第51—52页。

 (清)王赠芳等修,成瓘等纂:(道光)《济南府志》卷55,《中国地方志集成·山东府县志辑》第3册,凤凰出版社2004年版,第49页。

 (清)王赠芳等修,成瓘等纂:(道光)《济南府志》卷55,《中国地方志集成·山东府县志辑》第3册,第50页。

家大族构建起错综复杂的姻亲网络。如上文呈现的衍圣公家族成员与海宁陈氏、宛平王氏的姻亲关系,即是如此。至于长山袁氏,除了结姻阙里孔氏,其最知名的联姻当发生在与乾隆朝名臣、《四库全书》总纂官纪昀之间。

纪昀的两个女儿,均嫁与袁守诚之子(即70代衍圣公孔广棨的外孙)。缔结这种“双重姻亲”,乃因纪昀与袁守诚及其族兄守侗均有密切交往。乾隆十三年至十九年间,纪昀曾与袁守侗等人在京师结社酬唱,后赞誉守侗:“遭际圣朝,扬历中外,以经济立功名,以操守励风节,载在国史,光耀汗青。”同时,纪昀忆述家女嫁至袁守诚家的详细缘由:“余两女皆适袁曙海(即袁守诚)臬使子,以臬使交最契也。其得交于臬使,则以臬使兄清慤公(即袁守侗)故。”这也成为长山袁氏联姻史上的一段佳话。

下逮后世,曾在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历官50余年的卢荫溥(1760—1839),官拜体仁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太子太傅衔,其元配也出自长山袁氏,系刑部员外郎袁守铨之女。袁守铨系袁守诚同母胞兄,守铨另一女嫁给了71代衍圣公孔昭焕次子宪增。世家之间,通过错综复杂的姻亲关系而产生进一步交集,这也是清代各地世家大族姻亲网络的共通之处。

除了此处所列三个主要世家,在清代衍圣公的姻亲网络中,还包括桐城方氏、大兴何氏、新建裘氏、镇洋毕氏等地方望族。就地域特点、结姻类型而言,大致可归并到上述三个代表性世家之内,故不再逐一详述。总的来看,清代衍圣公的姻亲网络真正达到了“网格化”效果,结姻区域范围更广泛,结姻对象的门第品级也进一步提高,且趋于稳定。最鲜明的变化是,清代衍圣公的结姻群体之中出现了多个持续几十年到上百年不等的世家大族,世姻态势明显。这使得衍圣公姻亲网络在广泛布设之时,又呈现了局部密集的特点。

有清一代,衍圣公及其家族子弟与各地世家之间建立起了繁密的姻亲关系,缔姻过程中贯注着对彼此门第、宦绩、政声、家学等因素的多重考量,带有深刻的政治和文化意蕴。本文择取衍圣公家族与宛平王氏、海宁陈氏、长山袁氏等省域内外望族的结姻案例,探析了世家之间如何维系姻亲关系,并通过持久用心的经营来达到门第互结与家风汇通的长远功效。但世家联姻也容易造成权力倚庇,干预地方行政运转,进而引起统治者的忌防打压,乾隆帝对衍圣公家族与海宁陈氏联姻的处置即明显昭示了这一点。

 (清)纪昀:《袁清慤公诗集序》,孙致中等校点:《纪晓岚文集》第1册,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198页。

 (清)纪昀:《袁清慤公诗集序》,孙致中等校点:《纪晓岚文集》第1册,第197页。

 (清)潘世恩:《予告大学士卢文肃公墓志铭》,(清)王赠芳等修,(清)成瓘等纂:(道光)《济南府志》卷68,《中国地方志集成·山东府县志辑》第3册,第494—495页。

 另见拙文:《家风融汇与文脉传承:明代衍圣公姻亲问题再探》(待刊稿)。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