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政治
允禟西洋密码字档案初探
作者:王冕森 责编:

来源:《清史研究》2021年05期  发布时间:2021-10-09  点击量:0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允禟是康熙帝的第十七子,生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八月二十七日子时,生母为宜妃郭络罗氏,原名胤禟,序齿为九阿哥,康熙四十八年恩封为固山贝子。在康熙朝晚期的储位之争中,允禟与八阿哥允禩、十阿哥允、十四阿哥允禵等结为党羽,是其党派核心人物之一。雍正帝即位之后,因避帝讳更名为允禟。雍正元年(1723),允禟被雍正帝派往西北军前,驻扎于西宁,疏远于权力核心。其后,允禟不断受到政治攻击,雍正三年被革去固山贝子爵位,成为闲散宗室;次年正月被革去宗室黄带子,失去皇族身份;同年四月由都统楚宗等送解进京,后囚于保定狱内;五月被朝廷更名为“塞思黑”;六月由朝廷议定大罪二十八款;八月二十七日卯时死于保定禁所。乾隆帝即位之后,赏给允禟后裔红带子,后于乾隆四十三年(1778)正月,特旨令允禟家族复入宗室。

允禟是允禩、允禵一党的核心成员,与康雍两朝宫廷政争有着密切关系。清代官书根据雍正帝的口径,称允禟“外饰淳良,内藏奸狡”,a“痴肥臃肿,矫揉妄作,粗率狂谬,卑污无耻”,b 几乎全无可取之处。而实际上,允禟拥有相当的才能,在允禩、允禵一党中影响甚大。也正因为此,才使其成为雍正帝即位后着力打击的首要目标。

在之前的研究中,学术界主要从政治史的视角,分析允禟在康雍两朝宫廷政争中的问题,

 

a《清世宗实录》卷 29,雍正三年正月戊辰。 b《清世宗实录》卷 44,雍正四年五月戊申。

如王佩环讨论允禩被更名为“阿其那”、允禟被更名为“塞思黑”的具体过程及差异;a薛瑞录讨论允禩和允禟在被革除宗室身份且圈禁后,并非自然死亡,而是在雍正帝的授意下被毒死;b又如刘小萌讨论乾隆帝两次恢复允禩、允禟皇族身份的政治背景及影响。c

同时,亦有学者注意到,雍正四年六月朝廷给允禟所定二十八款大罪中,有“以西洋传教士穆经远为心腹之人”,“使用西洋文字仿比满文创造密码字以传递信息”等项,并从不同角度进行分析解读。如杨珍以人物史和宫廷政治史的角度对允禟进行分析,认为允禟不仅满、汉文素养较高,还能创造密码字,证明其有一定的语言天赋,比较聪明,就此丰富了允禟的个人形象,从而改变其在官书中全盘负面的人物印象;d又如刘亚轩在方豪《中西交通史》相关考证的基础上,以中西文化交流的视角,认为西洋密码字为允禟所独创,与穆经远无关;e而专门以满语文角度对此事进行分析者,只有张华克《允禟、穆景远的满文十九字头解读》一文。张华克文章认为,清廷给允禟所定二十八款大罪中,有“创造西洋密码字”和“添造十九字头”两项,两项所指为同一事件,即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共有十九字头,而允禟所创十九字头西洋密码字与满文十二字头一脉相承,其十九字头归类法的产生具有时代意义和必然性,并进一步认为允禟所创十九字头西洋密码字有类似“凯撒密码法”的保密效果。f但是,张华克并未见到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的原始史料,其讨论均建立在对允禟西洋密码字和十九字头的推测之上。

笔者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发现雍正四年二月初九日封存的允禟罪证档案,其中有 7 件是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字母表以及使用此西洋密码字所写的信件。本文将此档案整理、释义,并且梳理其字母系统、前后起因,试析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在文字学、政治史等方面的影响及问题。 

一、官书史料中的允禟西洋密码字

官书史料中,最早提及允禟西洋密码字的是雍正朝《起居注册》雍正四年正月丁酉条,其文如下:

诸王满汉文武大臣九卿等奉上谕:允禟平日居心诡诈,行事乖张。从前罪犯多端,不可悉数。朕不忍执法治罪,令其居住西宁,望其醒悟改悔。乃怙恶不悛,诡诈如故。其门下亲信之毛太、佟保,将编造字样之书信缝于骡夫衣袜之内,寄往西宁,被九门捕役拿获。该提督奏闻。朕见体制怪异,有类西洋字迹,因遣人询问西洋人。据西洋人称,此种字体,亦不能识认。朕因遣人询问允禟之子弘旸,据弘旸称,去年十一月佟保来京,我父亲寄来格子一张,令我学习,照样缮写书信寄去。我向佟保学会了,因此照样写信寄往。等语。从来,惟有敌国之人,差遣奸细往来,偷传信息,令造作隐语,防人知觉。允禟在彼,朕何曾禁其寄书,亦未禁其往来之人。若果安分守法,则所寄书无不可以令人共见,何至于别造字体,巧编格式,暗藏衣袜之内,居然为敌国奸细之行耶。前朕见允禟诸子中,惟弘旸尚觉老实,故留京料理伊之家务,不料其诡谲亦如此。……毛太、佟保、六雅图、那丹珠、云敦、克什图,俱系允禟亲信之人。允禩、允禟、允禵等,匪党固结,人所共知,佟保岂有不知之理?昨将佟保等从出兵处撤回,朕面下旨意,再三询问,允禟若有冤抑之处,著即陈辩。若实行止妄乱,亦著启奏。立问伊等,

a      王佩环:《从新发现的满文档案再释阿其那与塞思黑》,《故宫博物院院刊》2000 年第 2 期。

b     薛瑞录:《雍正帝杀害允禩允禟考》,《历史档案》2009 年第 4 期。

c      刘小萌:《乾隆帝恢复允禩允禟宗籍考》,《历史档案》2019 年第 2 期。

d     杨珍:《允禟:品性 遭际 时代》,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明清史研究室编:《清史论丛(2009 年号)》,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8 年。

e      刘亚轩:《雍正皇帝时的苏努家族事件和穆敬远事件》,《兰台世界》2015 年第 21 期。

f      张华克:《允禟、穆景远的满文十九字头解读》,《中国边政》第 192 期。

或仍愿在允禟处,或不愿在允禟处,亦据实启奏。伊等佥称,允禟行止妄乱,我等愿为朝廷出力。等语。朕因其陈奏,是以各授官职。今允禟造作字样,行踪诡秘,伊等竟不奏闻,情实可恶。著将毛太、佟保等交与顺承郡王及蔡珽、拉锡、阿齐图、查郎阿、高其佩、常明,公同审讯,其允禟未往西宁以前之事,朕不究问。自到西宁以后,如何妄为。再,允禟处管理此等书札之事还系何人,将此等处,俱令伊等据实供明。若仍隐匿,不行供出,立将伊等极刑处死。a 此后,雍正帝下令讯问西洋传教士穆经远。穆经远(Joannes Mourao),其名亦作“穆景远”“穆敬远”或“穆金远”,号若望,葡萄牙人,耶稣会传教士。1681 年(康熙二十年)出生, 1694 年加入耶稣会,1700 年来华传教,与宫廷颇有过从,特别与允禟相善。雍正帝即位之后,令穆经远随允禟一起驻扎西宁,后因涉及允禟一案,于雍正四年(1726)八月十八日被处死。穆经远的口供大略如下:

(穆经远)供:我在允禟处行走,又跟随他在西大同,前后有七八年了,允禟待我好,也是人所皆知的。

(穆经远)又供:允禟在西宁时节,听见十爷处抄出允禟的一个帖子来。允禟向我说:“我从前在家时,同十四爷说定了,彼此往来的帖子必定都要烧掉,我带给十爷的帖子我也原叫他看了就烧了,不知道他把这个帖子怎么就留下不曾烧。”允禟为这件事很抱怨十爷……到后来,他各样变法儿造出字来,写信叫他的人带给他的儿子。

(审讯大臣)问:允禟寄信给他儿子都是西洋字,据他管事人佟保已经供明是你教他的西洋字,他跟前只得你一个西洋人,这是不用再问的了。

(穆经远)供:我有薄格物穷理的书,他看了说这字倒有些像俄罗素的字,我说果然有些像俄罗素的字。他说他得过俄罗素的字头儿,况这字有阿、额、衣,竟可以添改用得,我也说可以添改用得,不想他后来怎么样添改了写家信,我实实不得知道,委实我不曾教他写这样添改的字。我是甚么话都说出来了,若这一件果然有我教他的字,就杀我就是了。b

最终,雍正四年六月初三日,朝廷给允禟定出二十八款大罪,其中有三条与西洋人以及创造文字相关:

(第一条)塞思黑行止恶乱,谋望非常,暗以赀财买结人心,且使门下之人广为延誉,收西洋人穆经远为腹心,夸称其善,希图储位。

(第二十二条)别造字样,巧编格式,令伊子学习,打听内中信息,缝于骡夫衣袜之内,传递往来,阴谋诡计,俨同敌国。

(第二十三条)太祖高皇帝钦定国书,臣民所共遵守。塞思黑径敢添造七字头,私行刊刻,变乱祖制。c

综合以上记载,可以得出几点信息:

(1)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或是由其自行创造,或是由西洋人穆经远协助创造。可能使用了俄罗斯的文字进行书写。其书写的字体虽然来自西洋,但是西洋人阅读之后也不解其意。

(2)允禟在西宁将西洋密码字教会其党羽毛太、佟保,又让毛太、佟保于雍正三年来京教会允禟之子弘旸。允禟与弘旸遂用西洋密码字进行通信。

(3)弘旸学习西洋密码字时,允禟给了他“格子”,即字母表。

(4)允禟曾添造满文十二字头为十九字头。

a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雍正朝起居注册》第 1 册,中华书局,1993 年,第 655-657 页。《清世宗实录》(卷 40,雍正四年正月丁酉)所记与《雍正朝起居注册》基本一致,仅个别文字有出入。

b《允禩允禟案》,故宫博物院编:《〈文献丛编〉全编》第 2 册,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 年,第 491、492、494、495 页。

c《清世宗实录》卷 45,雍正四年六月甲子。

二、允禟西洋密码字档案概况及释读

此次新发现的档案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属于宫中档案全宗,档案号为 04-02-002000207-0052 至 04-02-002-000207-0062(下文仅以档案号后四位略称),共 11 件。这 11 件档案原为一包,现存有包皮,包皮上写“雍正四年二月初九日封”。其中,0052 号至 0055 号 4 件为允禟与其亲戚、属下来往的满文信件,0056 号至 0062 号 7 件为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的字母表以及使用西洋密码字所写信件,二者均为允禟案的罪证档案。以下谨对 0056 号至 0062 号 7 件西洋密码字档案进行介绍。

(1)0056 号。散装单一张。此单 8 行 16 列,各画小格,共 128 格。每格左上角书写满文,中央靠右书写对应的西洋密码字。128 格中,123 格为 1 格 1 音,其余 5 格为空格,共计 123 音。

排列顺序为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内容如表 1 所示。a

1 允禟西洋密码字字母表

 

 

 

01

 

此单是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字母表,也就是《起居注册》及《清实录》所称的“格子”。

(2)0057 号。经折装单一张。此单分为 9 折,每折画有竖线 4 条,为满文中线行格。共计

36 行,每行各写满文单词或音节数个,楷体。无西洋密码字。

此单应是允禟在构思西洋密码字时随手书写的满文拆字单,抑或是弘旸练习西洋密码字时随手书写的满文拆字单。属于构思或练习之作,没有具体寓意。

(3)0058 号。散装单一张。此单 17 列 19 行,无格线,每格书写西洋密码字 1 词,共计

323 格。由于无格线,所以全篇书写难以完全对齐。排列顺序为从上至下、从左至右。

(4)0059 号。散装单一张。此单 2 列,左列 21 字,右列 19 字,无格线,对齐亦不严整。

排列顺序为从上至下、从左至右。

a 原档案中西洋密码字为花体,满文为行书体。因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暂时无法提供此档案的复制,故而按照原档案格式制表作为示意。

(5)0060 号。散装单一张。此单 4 列,左起第一列 26 字,第二列 21 字,第三列 26 字,第四列 11 字。其中第一列中部靠右有满文词汇数个,第四列除最上方 2 字为西洋密码字之外,其余皆为满文词汇。无格线,对齐亦不严整。排列顺序为从上至下,从左至右。

(6)0061 号。散装单一张。此单 1 列 11 字。无格线。排列顺序为从上至下。

(7)0062 号。散装单一张。此单 1 列 2 字。无格线。排列顺序为从上至下。以上 0058 号至 0062 号 5 件均是使用西洋密码字所写的信件。笔者将这些信件通过 0056 号的字母表进行满文对写,再进行释读。其公式以 0058 号首句内容为例,如表 2 所示。

2  0058 号首句对写释义

西洋密码字

ull

xo

hun

iam

zin

a

ma

满文对写(穆式转写)

el

dzi

hūng

yang

cing

a

ma

, 

释义

西洋密码字

e

ni’ie

di

an

满文对写(穆式转写)

e

niye

di

an

释义

依照此法,分别将 5 件西洋密码字信件释读如下:

0058 号:

对写:el dzi hūng yang cing a ma, e niye di an, ši el yuwe, el ši lio ži, wan sui ba a ma di co i yo liyoo kioi, e niye di co mao šang di dung si ciowan mei yeo, wei liyan šang di dung si ye mei yeo, su dzau dzi ye mei yeo, ki a ma e niye jy dao, jiya li yeo gi jiyan gū dung, dzai sy wai šeo dzao ni, tao a ma di jiyaoo dao, dai liyaoo a ma na li kioi ba, li fang dzai jiya li ni, je ge gū dung ši i niyang ts’ung gū dung kū li wa cu lai di, bu dzai u da ye di dang dzi šang u da ye ši hu’uwan wang ioi lung na jeng jen kioi, ši el yuwe, el ši ci ži, wang ioi lung ba jeng jen di el dzi na liyaoo lai liyaoo, ki a ma jy dao, yuwan tung bao di niu žen sy liyaoo hūng yang gi liyaoo ta ši u liyang yen dzi, ki a ma jy dao, je ši hūng yang dai kioi di dung si, a ma di cing wa dzi, i šuwang, e niye di siowe bang dzi, liyang šuwang, siye bang dzi, liyang šuwang, di dzi, sy šuwang, a ge men di cing wa dzi, san šuwang, di dzi, lio šuwang, io liang cing bu, el pi, yuwe be bu, el pi, hūi še bu, el pi, dzu biyaoo bu, el pi, da be bu, el pi, gūwa jiyang biyaoo bu, el pi, ioi o, ban jin, dung sun, sy dui, san liyang yen dzi cing di siyang, giyang, sy jin, gan giyang, i bao dzi, hūng gūi hūwa io, i ping, bu siye bang dzi, san šuwnag, duwan dzi siye bang dzi, san šuwang.

释义:儿子弘旸请阿玛、额涅的安。十二月二十六日,万岁把阿玛的朝衣要了去了,额涅的朝帽上的东西全没有,围帘a上的东西也没有,苏皂子b也没有,乞阿玛、额涅知道。家里有几件古董,在寺外收着呢,讨阿玛的教导,带了阿玛那里去吧,立放在家里呢?这个古董,是姨娘从古董库里挖出来的,不在五大爷的档子上。五大爷使唤王玉龙(wang ioi lung)拿郑振

(jeng jen)去,十二月二十七日,王玉龙(wang ioi lung)把郑振(jeng jen)的儿子拿了来了,乞阿玛知道。圆通保的女人死了,弘旸寄了他十五两银子,乞阿玛知道。这是弘旸带去的东西:阿玛的青袜子,一双。额涅的靴帮子,两双。鞋帮子,两双。底子,四双。阿哥们的青袜子,三双。底子,六双。油亮青布,二匹。月白布,二匹。灰色布,二匹。足裱布,二匹。大白布,二匹。挂浆裱布,二匹。玉藕,半斤。冬笋,四对。三两银紫青地香。姜,四斤。干姜,一包

a“围帘(wei liyan)”一词释义可能有误。 b“苏皂子(su dzau dzi)”一词释义可能有误。

子。红桂花油,一瓶。布鞋帮子,三双。缎子鞋帮子,三双。

0059 号:

对写:king fei niang niang an di je dzi dzen me yang liyao, ki jin i heo feng pi šang bu bi siye ming sing, tu šu bu ši šang a ge di, son ioi song yen u ši o šeo liyao.

释义:请 a 妃娘娘安的折子怎么样了?迄今以后封皮上不必写名姓。图书不是赏给阿哥的。

孙玉(son yu)送银五十我收了。

0060 号:(【】内为原件内满文旁注):

对写:o wen an da ho, jiyao di o hen ši, na ge【ge dzi bu siyang】 yen dzi o de liyao, ši hūwan šui sung kioi, o je li ye mei yeo koo de di žen, an di jiyao žen sung kioi ba, ciyan ži ši fu lai di šo yeo a ma šang o di tu šu, dzai an da jiya li ni, yao ši yeo gi o na lai, o yo ši hūwan mei yeo jio ba.【tašaraha hergen be gūnin tebufi ara】【ge hergen tašaraha】

释义:我问谙达好,教的我很是,那个【“个”字不详】银子我得了,使唤谁送去?我这里也没有靠得的人,暗地叫人送去吧,前日师父来邸说有阿玛赏我的图书,在谙达家里呢,要是有寄我拿来,我要使唤,没有就罢。【再写时留心错字】【“个”字错了】

0061 号:

对写:el dzi hūng yang cing a ma, e niye di an.

释义:儿子弘旸请阿玛、额涅的安。

0062 号:

对写:yuwei yuwe 释义:阅阅 b

根据释读内容来看,除 0062 号寓意不明外,0061 号为弘旸向允禟夫妻请安的书信,可能是最开始的习作。0060 号是弘旸写给自己谙达的书信,这位谙达应该就是允禟的党羽、曾经受命教授弘旸西洋密码字的佟保。c佟保作为受命教授弘旸西洋密码字的人,对于弘旸信件中书写错误之处特地用满文进行纠正,似可佐证其关系。0059 号回应了 0060 号关于图书的询问,故应是佟保对弘旸 0060 号的回信。0058 号内容最为详尽,是弘旸写给允禟夫妻汇报家中诸事的信件,并附有寄送衣物用品的清单。0058 号内提及了雍正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和二十七日发生之事,可知此信写于雍正三年十二月月底。《起居注册》雍正四年正月丁酉(初四日)条提及“将编造字样之书信缝于骡夫衣袜之内,寄往西宁,被九门捕役拿获”,从时间推测,拿获的书信应该即是 0058 号这一件,时间最为靠后。所以,0061 至 0058 这 4 件档案的时间顺序应与档案编号相反。

三、允禟西洋密码字系统结构分析

将这 7 件档案反映的允禟西洋密码字系统结构与学术界目前惯用的穆麟德式满文转写法进行对比(见表 3)。

据表 3,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a      弘旸所写 0058、0061 号信件内,“请”字均写为“cing”,而允禟所写 0059 号信件内,“请”字则写为“king”,应为允禟笔误所致,或译为“庆”。

b     0062 号内两字寓意不明,“阅阅”为笔者推测。或有他意,尚待方家指正。

c      弘旸之谙达系佟保一事,主要根据同包内的 4 件满文档案中 0053、0055 号信件内容推断。5 件西洋密码字信件应该是紧接在这 4 件满文档案之后的。

3 允禟西洋密码字转写与穆麟德式转写对比表

 

 

企业微信截图_20211008105123

  

(1)从表征来看,允禟西洋密码字皆取材于拉丁字母,其中独创的字母只有“xo”和“xo”,是根据拉丁字母“x”衍生而来,与俄文所属的西里尔字母没有关系。

(2)从用法来看,允禟西洋密码字的本质虽然是同满文音节对应的一种转写系统,但是用来拼写的语言是汉语而不是满语。简而言之,其是使用西洋字转写满文,再用满文去拼写汉语。

(3)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设置,并不完全与满文对应,而是根据汉语的发音特点,有取舍的对应满文。如满文中原有六个元音字母,允禟西洋密码字则只设置五个,并无第六元音 “ū”。同理,满文中辅音与第六元音“ū”相拼的音节,允禟西洋密码字也大多不设置,作为例外的,是其设置有“kū”“gū”“hū”三个含“ū”的音节以取代“ku”“gu”“hu”三个音节。这是因为汉语中并不区分满语的元音“u”和元音“ū”,故而只保留其中之一即可。这亦显示出,创制者从创制时就想要使用这套西洋密码字来拼写汉语,而并非满语。

(4)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中,含有根据“x”创造的“xo”“xo”两种字母。“xo”对应满文的“š”字母,“xo”则对应满文的“j”“ts’”和“dz”字母。满文的“š”“j”、“ts’”和“dz” 四个辅音字母均被允禟使用“x”的变体进行转写,其设计逻辑可能与这四个辅音字母本身的满文字形及发音有关,其中“š”“ts’”和“dz”的满文写法十分相近,而“j”的发音舌位与“š” 比较接近。

(5)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中,k 字行、g 字行、h 字行并非是通过辅音发音分成“k”“g”“h” 三类,而是通过满文字形进行区分。在满文中,辅音“k”“g”“h”与阳性元音“a”、“o”、“ū” 相拼时为一种写法,而与阴性元音“e”以及中性元音“i”“u”相拼时为另一种写法。允禟似乎延续了这种字形区分,将辅音“k”“g”“h”与阳性元音“a”“o”“ū”相拼的音节用“h”开头,而将辅音“k”“g”“h”与阴性元音“e”以及中性元音“i”相拼的音节用“q”开头。

(6)

在满文字母中,辅音“w”和“f”的字形十分接近。但是在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设置中,满文的“w”转写为“u”,满文的“f ”转写为“f ”,泾渭分明,这显然是通过发音进行的区分。

由以上几条可以看出,允禟西洋密码字的设计并非是完全依据字音,也并非是完全依据满文字形,而是同时考虑到字音和字形两方面的情况,十分新颖。但是,允禟西洋密码字的设计也有不少欠点或疑点,以下谨略谈几条。

(1)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中,t 字行和 d 字行部分,将满文辅音“t”与“d”均转写为

“d”,只有满文的“to”和“do”两个音节转写为“to”和“teo”,其设计逻辑为何?

(2)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中,满文的“š”“j”“ts’”和“dz”四个辅音字母均被转写为根据“x”创造的“xo”“xo”两个字母,这可能是它们的满文写法与发音比较相近的缘故。那么,作为满文写法与“š”、“ts’”和“dz”相近的满文辅音字母“s”,以及发音舌位与“j”相近的辅音字母“c”,为何却被转写为“c”和“z”,而与“š”“j”“ts’”“dz”四个辅音的转写设置没有关联?

(3)既然允禟西洋密码字是用来拼写汉语,而满语的辅音“r”在汉语中并不存在,那么为何又要设置r字行的字母?如果保留r字行是为了拼写人名、地名时使用,那么满语中不少人名、地名均含有第六元音“ū”,而允禟西洋密码字又无视了满文中大部分含有“ū”音的音节,似乎自相矛盾。

(4)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字母中,将满文的借词字母“ts’a”设置为“xoai”, “dza”设置为

“xoa”,则满文音节“dzai”即应写为“xoai”,与其设置的满文音节“ts’a”的写法完全一致,难以区分。在 0058 号档案中,“xoai”字出现过三次,均应对写为“dzai”,而并非“ts’a”。由此可见,允禟在设计西洋密码字时,在一些问题上仍缺乏考量。

除此之外,一些学者认为,朝廷给允禟所定二十八款大罪中,“创造西洋密码字”和“添造十九字头”所指为同一事件,即允禟所创西洋密码字共有十九字头。但是从允禟西洋密码字档案来看,并无添造七个字头的迹象,如《起居注册》《清实录》等官书,亦将二者分条开列,全不混淆。笔者就此进一步耙梳,发现了当时和硕康亲王崇安等记述允禟添造十九字头一事的档案,其内容翻译如下:

和硕康亲王臣崇安等诸王、满、汉大臣公同谨奏,为请将背国奸恶即行正法,以彰国宪事。雍正四年四月初九日,召入诸王,交出允禟所造十九字头书,奉旨:此乃允禟所造之书,九卿齐集之日,公同看阅,钦此。钦遵。臣等阅允禟所造之书,不胜骇异,伏惟太祖皇帝聪明首出,神圣天成,指令额尔德尼巴克什纂修十二字头,再三详勘,订定颁行,字甚简约,一切翻译汉文俱能包括,实属尽善,传诸万世。历我太宗皇帝、世祖皇帝、圣祖皇帝遵守奉行,并无增改。我皇上绍登大宝,一应政务祗遵祖宗成宪,无几微之或越,乃允禟敢于太祖皇帝钦定十二字头书内恣意添入七字头,编纂刊刻,并不成字,悖谬已极,系包藏异心,扰乱国政,情殊可恶。a 不仅全文未提及西洋密码字一事,时间亦比西洋密码字事发后置三个月。可知允禟所创十九字头应该是对满文十二字头的添造,与其创造西洋密码字并非一事。

总而言之,允禟西洋密码字是一套使用拉丁字母转写满文并拼写汉语的文字系统,属于一种文字转写方法。并没有复杂的加密手段,破译亦不困难。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无论是创

造西洋密码字还是添造满文十九字头,均可体现出允禟具有相当的语言天赋及发明创造的智慧。

四、允禟西洋密码字档案的背景与清廷的政治话术

以目前所见,允禟西洋密码字书信均是弘旸与父母、谙达之间交流家事的,书信内的人际关系亦以弘旸为中心展开。根据允禩之子弘旺所撰《皇清通志纲要》记载,弘旸是允禟的第五子,b生于康熙五十年十一月初十日戌时,生母为允禟之妾完颜氏。允禟被更名为“塞思黑” 后,弘旸也被更名为“海拉侃”,c由“正蓝旗官兵看守,不许出外行走”,d受到监禁。乾隆四十三年,乾隆帝特旨令允禟家族复入宗室,弘旸遂重获自由,并更名为弘鼎,最终在四十七年十月二十四日丑时去世。e据雍正帝称,雍正元年将允禟派驻西宁时,“见允禟诸子中,惟弘旸尚觉老实,故留京料理伊之家务”。当时弘旸年仅十三岁。其后,弘旸向毛太、佟保学会西洋密码字,遂用之与父母、谙达通信,至雍正四年正月被官方查知时,也不过十六岁而已。

自雍正三年开始,允禟在政治上进一步被清算。从西洋密码字书信的释读内容可以看出,当时允禟一家所交往的人员除了原来的属人、同党之外,只剩下了“五大爷”和“妃娘娘”。所谓“五大爷”即康熙帝第十三子和硕恒温亲王允祺,序齿为五阿哥,是允禟的同母兄。“妃娘娘”则是允祺和允禟的生母宜妃郭络罗氏。雍正帝即位之后,允许康熙帝后宫中生有成年皇子的主位出宫,“各随其子归养府邸”,f宜妃遂移居至允祺府邸生活。g一般认为,在康熙朝末年的储位之争中,允祺采取置身事外的态度,远离政治斗争,所以没有受到允禟的牵连。但是,从

a      崇安等满文奏折(无题名),雍正四年四月十三日,《宫中各处档案》,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档案号:04-02-002-000207-0051。

b      弘旺:《皇清通志纲要》卷 4 上,国家图书馆藏五石斋抄本。

c      《黑图档》,转引自王佩环:《从新发现的满文档案再释阿其那与塞思黑》,《故宫博物院院刊》2000 年第 2 期。海拉侃之满文作“hairakan”,意为“可惜的”。

d      《为将军机处抄出奉旨释放圈禁之弘晸及撤去允禩允禟两家子孙看守兵丁之处行各该处事》,乾隆四十三年二月初三日,《宗人府来文》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档案号:06-01-002-000005-0044。

e      爱新觉罗·常林主编,宗谱编纂处编:《爱新觉罗宗谱》甲(2)册,学苑出版社,1998 年,第 789、790 页。

f       《清世宗实录》卷 40,雍正四年正月戊戌。

g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译编:《雍正朝满文朱批奏折全译》,黄山书社,1998 年,第 209、210 页。

弘旸书信内提及的细节来看,允祺作为允禟的同母兄,且正奉养生母宜妃,与允禟仍然保持着某种程度的联系。这种联系并不仅是礼仪层面,也涉及到属人和财务等切实利益。至于弘旸在书信中频繁谈及财务状况,甚至要处置那些不在允祺档册上的古董,似乎反映出允禟一家在当时处境的艰难。

清代每逢重大政治案件,朝廷大多从各方面罗织罪状,具体到雍正一朝,则常在文字上寻找违碍之处。如雍正三年惩办年羹尧,即开列有大逆之罪五条、欺罔之罪九条、僭越之罪十六条、狂悖之罪十三条、专擅之罪六条、贪黩之罪十八条、侵蚀之罪十五条、忌刻之罪六条、残忍之罪四条,通共九十二条大罪。其狂悖之罪十三条内,有一条为“将本内‘朝乾夕惕’故写 ‘夕阳朝乾’”,a可谓罗织文字违碍的典型。从允禟西洋密码字档案来看,作为允禟二十八款大罪的一项,允禟创造西洋密码字一事是真实存在,而非出自朝廷捏造。这意味着清代政治大案内,一些看似专门由朝廷罗织的文字违碍、仪制僭越等罪名,大多需要立足于一个事实基础,可以说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另一方面,在既往的研究中,学者们倾向认为清廷在重大政治案件中,惯于刻意将当事人所著文字进行曲解,以形成文字违碍的口实。但是从允禟西洋密码字档案中,似又可看到不一样的角度。如前文所述,目前所见的西洋密码字书信基本都是交流家事,内容稀松平常,虽然提到过“万岁把阿玛的朝衣要了去了”等情,却都与“谋逆”无关。针对于此,清廷在罗织罪名时并没有对其内容进行捏造或者曲解,而是巧妙地避开对书信内容的描述,称“从来,惟有敌国之人,差遣奸细往来,偷传信息,令造作隐语,防人知觉。允禟在彼,朕何曾禁其寄书,亦未禁其往来之人。若果安分守法,则所寄书无不可以令人共见,何至于别造字体,巧编格式,暗藏衣袜之内,居然为敌国奸细之行耶”。所定的罪名也是“别造字样,巧编格式,令伊子学习,打听内中信息,缝于骡夫衣袜之内,传递往来,阴谋诡计,俨同敌国”。从行为立意的角度进行批判。如果读者只接收官方描述的信息,难免会将允禟所写西洋密码字信件的内容朝“谋逆”“违碍”方面进行设想。应该说,清廷这种精选的角度,让允禟西洋密码字的实际内容与违碍意义产生了一种“虚实之间”的微妙感,而这种微妙感或许恰恰是清代官方政治话术的一种生动体现。

五、结语

耶稣会传教士冯秉正(P.Joseph-François-Marie-Anne de Moyriac de Mailla)曾在康熙五十六年的信中将允禟称为“对欧洲人颇有好感的皇帝第九子”,b足见允禟与西洋人关系之密切。故而,不少学者认为,西洋密码字确如穆经远口供所言,未经穆经远参与,而是由对西洋文化颇有涉猎的允禟独自创造而成。这套西洋密码字究竟是成于允禟一人之手,抑或是经西洋人协助而成,目前尚不能断言。从其文字的系统结构来看,还有一些不足之处,这些不足之处或许是因为创制者对于西洋文字以及转写系统的理解有限,也或许是因为时间仓促,未经过太多斟酌考量。但无论如何,允禟西洋密码字是目前所知最早由中国人创制的满文转写体系,是对满文转写的一种积极尝试,也是清初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一个缩影。而且,通过允禟西洋密码字,亦可以对清代官方罗织罪名的手法进行多角度观察,体味其“虚实之间”的政治话术。

当然,允禟西洋密码字仍有一些问题目前尚未讨论清楚,如允禟为什么选择使用西洋字转写满文,却用来拼写汉语,这是否是出于一种“双重加密”的目的?在转写 t 字行和 d 字行的时

a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雍正朝汉文朱批谕旨汇编》第 1 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年,第 161 页,萧奭《永宪完录》的记载是“朝乾夕阳”,中华书局,1997 年,第 250 页。

b     杜赫德编:《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中国回忆录Ⅱ》,郑德弟译,大象出版社,2001 年,第 188 页。

候,满文辅音“t”与“d”均转写为“d”,为何只有满文的“to”和“do”两个音节转写为“to” 和“teo”?另外,既然允禟添造有满文十九字头,为何没有将新造字头用在西洋密码字中?是否还有其他相关档案未被发现?均有待进一步研究讨论。

References

Liu Xiaomeng. “Qianlongdi huifu yunsi yuntang zongji kao” (Research on Yunsi and Yuntang’s rejoin in imperial clan by Emperor Qianlong). Lishi dangan (Historical Archives) 2 (2019).

Yang Zhen. “Yuntang pinxing zaoji shidai” ( Yuntang: Personality, Life Experience and Times),Qingshi luncong (Collected essays on Qing history). Beijing: Zhongguo guangbo dianshi chubanshe, 2008. 

Xue Ruilu. “Yongzheng huangdi shahai yunsi yuntang kao” (Research on murder of Yunsi and Yuantang by Emperor Yongzheng). Lishi dangan (Historical Archives) 4 (2009).

Wang Peihuan. “Cong xinfaxiande manwendangan zaishi aqina yu saisihei” (To explain the meaning of Aqina and Saisihei based on the newly discovered Manchu archires). Gugong bowuyuan yuankan (Palace Museum Journal) 2 (2000).

Zhang Huake. “Yuntang mujingyuan de manwen shijiuzitou jiedu” (Decipherment of the 19 Manchu Zi Tou Created by Yuntang and Joannes Mourao). Zhongguo bianzheng (China Political Affairs of Border Area) 192.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