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档案利用
清史馆总纂夏孙桐《露华》词手稿
作者:李思清 责编: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04-28  点击量:1196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尽管《清史稿》编纂历时15年,清史馆所聘各类人员在两百人以上,但到最后成书阶段,馆内仅剩二十余人。这二十余人中,有四位总纂,夏孙桐(1857—1941)是其中之一。夏孙桐在清史馆深受敬重,如协修朱师辙即称馆中“独夏丈最热心,用力甚勤,列传手编百卷,得三分之一”(《清史述闻》卷二);傅岳棻代傅增湘所撰《江阴夏闰庵先生墓志铭》也说夏孙桐“在馆负重望,隐然如万季野之主修《明史》”(《民国人物碑传集》卷十一)。除参与纂修《清史稿》外,夏孙桐还是《清儒学案》、《晚晴簃诗汇》和《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主要编纂者。

  夏孙桐这两首《露华》词作于1923年春。第一首写道,“史馆西斋旧为方略馆,庭前榆叶梅一株,其根桃也。发新干,不数年,迥出檐表。当春桃盛华,而梅犹敛萼掩抑其间。颇感荣悴之异,用碧山韵赋之”:

  弄晴绀雪,认娟容怨靥,犹殢香魂。露梢竹外,年年添得春痕。为底旧妆憔悴,倚峭风、低亚仙裙。空叹息,芳华换了,未换芳根。

  依依夕阳明处,早蝶倦蜂稀,烟锁千门。余霞碎锦,金觚还伴朝昏。几度笑春相对,怅浣纱、人老萝村。红万点,宫沟暗泻冷云。

  第二首写道,“桃谢梅开,旬日间,盛衰顿易。复用碧山仄韵写意”:

  冱烟蓓坼。趁晼晚韶光,又弄娇色。梦蝶乍苏,还与娟娥匀拂。一般燕燕新妆,欲斗娉婷标格。凭认取,金沙碎环,总异凡骨。

  连番雨暗风恻。怕信杳青鸾,难唤芳魄。不道玉容依旧,露含堪摘。沈郎瘦荚飘香,更带落红飞出。春去否,殷勤翠尊问得。

  词风凄切而含蓄,借桃、梅盛衰荣悴之“易”与“异”,曲折委婉地表达了光宣文人进入民国以后的复杂心境。词题中有“用碧山韵”、“用碧山仄韵”等语,“碧山”即清中叶以后为常州词派所极力尊崇的南宋词人王沂孙。“露华”这一词牌名,语出唐李白《清平调》“东风拂槛露华浓”句。“露华”词有仄韵、平韵之分。夏孙桐所作,第一首用平韵,双调九十四字,前段十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第二首用仄韵,双调九十二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与平韵相比,仄韵少了两字(前后段第七句各减一字)。这两首词,又见于夏孙桐亲手编定的《悔龛词》,不过,文字略有差异。如第一首“未换芳根”,收入《悔龛词》后改作“未换孤根”,“金觚还伴朝昏”改作“金觚更傍朝昏”;第二首“一般燕燕新妆”改作“一般浪蕊狂花”,“连番雨暗风恻”改作“连朝雨暗风恻”等。

  夏孙桐词后又有题款曰:“小词录奉养安先生正误”等语,“养安”即周肇祥字。周肇祥(1880—1954),字养庵,号无畏,别号退翁,浙江绍兴人,清末任赵尔巽幕友,民国初受聘为清史馆提调,与夏孙桐在清史馆共事。这三页词稿,系周肇祥所藏大批信札之一。这批信札,经李慧、张泽林编为《清末民初名流书札》,由北京线装书局2009年影印出版(印200套)。据夏孙桐《悔龛词》“自记”称,他初学写词,是在光绪乙未(1895),当时他侨居苏州,与郑文焯(叔问)、刘炳照(光珊)诸君结词社。不过当时所作多散佚,仅存一二。丁酉(1897)、戊戌(1898)间,夏孙桐至北京,从王鹏运(半塘)、朱祖谋(古微)游,应邀入社,然所作甚少,稿亦多佚。壬寅(1902)后朋辈多离京,夏孙桐遂辍笔。这两首《露华》词,正是夏孙桐辍笔20余年之后的即兴之作:“阅二十年至癸亥(1923)春,偶咏史馆榆梅二首,同人和之,乃复谈此事。时时遣闷为之。”夏孙桐将其《露华》词写示奭良、周肇祥等清史馆同人索和,激发了同人倚声唱和的雅兴。奭良、邵章等人专力学词,均由此而起。如奭良《野棠轩词集》收词110首,卷一开篇即为次韵夏孙桐《露华》词两首,第一首题曰:“史馆榆叶梅和闰庵用碧山平韵”,第二首题曰:“和闰庵用碧山仄韵”,“闰庵”即夏孙桐。夏孙桐与清史馆同人迭相唱和,写下了大量词作。仅奭良《野棠轩词集》中与夏孙桐的唱和之作即有《探芳讯》、《烛影摇红》、《水调歌头》、《春风袅娜》、《拜星月慢》、《珍珠帘》、《燕归梁》、《湘江静》、《霜花腴》等多首。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