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档案利用
咸丰末期江苏安徽借闱浙江乡试档案
作者: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 2019年01期  发布时间:2021-01-05  点击量:1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摘 要:科举考试是中国封建社会选拔人才的重要手段。清代科考,每逢子、卯、午、酉年举行乡试,逢丑、辰、未、戌年举行会试,是为正科。如遇皇帝登基、万寿等重大庆典,也可在当年开科取士,称为恩科。若庆典时间恰逢正科之年,则改正科为恩科,正科推迟或提前一年举行,有时也会恩正并科。一般來说,考生要在原籍应试。然而咸丰九年(1859)却出现江苏、安徽两省借用浙江贡院举行乡试的情况。

咸丰十年是咸丰帝三旬寿辰,定于三月举行恩科,故咸丰九年需先期于各省举行恩科乡试。但从咸丰元年开始的太平天国运动却给江南乡试带来巨大的困扰。特别是洪秀全于咸丰三年定都天京(今江苏南京)后,江苏、安徽两省咸丰五年的乙卯乡试和咸丰八年的戊午乡试都不得不暂缓。适逢咸丰帝万寿庆典,于是两江总督何桂清、江苏学政孙葆元、安徽学政邵亨豫等人多次上奏,请求借用浙江贡院进行乡试。经咸丰帝批准,最终决定江苏、安徽两省士子于咸丰九年十月借浙闱举行己未恩科乡试,同时补带乙卯正科,所有官卷、民卷中额均加倍。而浙江省武闱乡试则推迟至咸丰十年二月举行。是年江苏、安徽乡试,入场士子共计九千七百七十余人,均恪守场规,安静无弊,录取结果于十一月十二日揭晓,科考顺利结束。

本专题史料档案,选自馆藏宫中朱批奏折、军机处录付奏折和上谕档,现予刊布,供研究参考。

———编选者 王澈 朱琼臻

浙江巡抚胡兴仁为修葺浙江贡院估需工料银两数目事奏折

咸丰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浙江巡抚臣胡兴仁跪奏,为动款修葺贡院,循例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工程银数在五百两以上者,例应奏明办理。兹据署布政使徐宗幹详称,本年戊午科文闱乡试,应行修葺贡院。先经饬委中防同知龚振麟、候补同知甘炳,估需工料银九百五十五两七钱九分八厘,复委杭州府复勘相符。详经该司按册亲诣查勘,缘该贡院自乙卯科修葺后距今三载,所有内外府屋号舍墙垣均多坍卸,必须逐一修葺,所估工料尚无浮溢,应请循例在于司库现存程费款内动支,即交总理科场官杭州府总捕同知姚文墉照册兴修。等情具详前来。臣查核无异,除饬取册结另行咨部外,合将动款兴修缘由,循例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礼部尚书肃顺等为遵旨核议浙江巡抚胡兴仁请加广官卷中额与例不符事奏折

咸丰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礼部尚书臣宗室肃顺等谨奏,为遵旨察复具奏事。

咸丰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内阁抄出浙江巡抚胡兴仁片奏,本年戊午科乡试浙江额中举人九十四名,仰蒙天恩捐输广额五名,共应中九十九名。查例载,浙江官卷额中六名,每二十名取中一名,数至三十一名,其零数已逾定额之半,准取中一名,如多不及半,不准计算所缺之额,以民卷补中。臣细绎例意,系专指定例中额而言。今戊午科官生入场,三场完卷者二十五名,不敷中二名额数。若官卷内佳卷甚多,应于广额内加中一名,以广皇仁。倘无多佳卷,即无庸迁就,其余广额四名均在民卷内取中。等因。奉朱批:礼部察复具奏。钦此。钦遵到部。

臣等遵查官卷所由设,既以示优崇贵近之意,亦以严侵占民卷之防。故例载,各省官生按照省分大小均有一定中额,其零数过半,仍准取中一名;如多不及半,不准计算所缺之额,以民卷补中。例义极为详明。至各省捐输广额,咸丰三年经大学士等议定章程,并未议及官卷。诚以官生应试人少,即以浙江而论,每二十名即可取中一名,民卷应试者多,或百余人仅占一名之额,是官卷定额原有限制也。今该抚以浙江官生不敷中二名额数,请于广额五名内加中官卷一名。查本科应试官生仅止二十五名,其零数尚不及半,所缺之额例应以民卷补中。再查该省所加中额均系永远定额,若拨入官卷加中,恐此后相沿竟作为官卷定额,殊觉过优。且恐捐输军饷加广中额省份纷纷援案声请,既无以示限制,亦恐别生弊端。该抚所请将官卷取中广额一名之处,核与例意不符。惟浙江省现已揭晓,如已由官卷加中,其中式举人毋庸扣除,嗣后不得援以为例。此外,捐输军饷加广中额省份,亦俱不得援照办理。

再,臣等查嘉庆十五年顺天乡试监临佛柱等奏南北皿官卷应试人数较多,请将中额酌增一二名一折,钦奉谕旨:佛柱、温汝适均着交部议处。等因。钦此。嗣经礼部议奏,又奉上谕,乡会试年份定例不准条奏科场事宜,况佛柱等业已入场监临,仍于将届发榜之前,奏请加增南北皿官卷中额,明系有心邀誉。吏部议照违令公罪例罚俸九个月,实属过轻,佛柱、温汝适均着实降一级调用,无庸再行罚俸。钦此。钦遵在案。今浙江巡抚胡兴仁业已入场监临,辄于将届发榜之前奏请以捐输所加定额取中官卷一名,并据声称与该省正副考官往返咨商,意见相同,虽系将应广之额拨入官卷取中,究属违例奏请,应请旨将浙江巡抚胡兴仁及该省正副考官一并交部议处。

所有臣等核议缘由是否有当,伏祈皇上圣鉴。谨奏。

着为三旬万寿庆辰特开乡会试恩科事上谕咸丰九年正月初二日

咸丰九年正月初二日内阁奉上谕:朕自御极之初,特开恩榜,迄今已阅数年。缅维皇考宣宗成皇帝五旬、六旬万寿,均降旨特开乡会试恩科,仰见宏敷教泽,行庆作人,有加无已。兹于咸丰十年届朕三旬万寿庆辰,允宜特开庆榜,嘉惠士林。着于本年八月举行恩科乡试,明年三月举行恩科会试,以副朕简拔人才至意。该部即遵谕行。所有大学士彭蕴章奏请察举孝廉一折并开列章程十条,着大学士九卿会议具奏,再降谕旨。钦此。

两江总督何桂清等为暂借浙闱举行乡试事奏折咸丰九年三月十七日

两江总督臣何桂清、江苏巡抚臣徐有任[壬]、安徽巡抚臣翁同书跪奏,为暂借浙江文闱举行乡试,恭折奏请圣训事。

窃准部咨,咸丰九年正月初二日钦奉上谕,着于本年八月举行恩科乡试,明年三月举行恩科会试等因。钦此。仰见圣天子乐育人材、嘉惠士林至意,即经恭录转行钦遵去后。嗣据江南绅士宗人府府丞温葆淳等以士子怀才愿试,呈请暂借浙省文闱,将江南两科乡试于本年十月一并举行等情,当即批司会议。今据江宁藩司梁佐中、安徽藩司张光第、苏州藩司王有龄、安徽臬司马新贻、署苏州臬司汤云松会议具详请奏前来。

臣等伏查,江南省乙卯、戊午两科文武乡试,因贼踞金陵,上年曾经奏准暂行展缓,俟克复省城后,首先设法筹措经费,将贡院修葺完整,另行请旨,援照湖南等省成案,特开一科,按照定额归并取中在案。刻下金陵省城指日不难收复,而鸠工庀材修整殊非易事。现蒙特开恩榜,设届期赶办不及,再行请展,不特无以副圣主辟门吁俊之怀,亦无以慰多士引领观光之望。该绅士等所请,洵为取士抡才起见。江南为人文渊薮,上届两科乡试均未能依期举行,兹又恭逢庆典,上下两江士子欢腾鼓舞,跃跃欲试之情迫不及待。惟是借地补行乙卯、戊午两科,再加恩科中额,未免同时取中太多,不足以昭慎重。自宜先举恩科,补带乙卯正科,其戊午正科再归下届辛酉并试。虽借用浙江贡院从前曾有窒碍难行之议,然当时浙省边境贼氛肆扰,筹防紧急。今则徽宁肃清,婺源近亦收复,今昔情形不同。即号舍亦尚可敷用,似可无碍借考。若不依期举行,不足以广皇仁而顺舆情。其监临抚臣现值江安两省办理军务未能分身,浙江抚臣又难兼顾,往届曾经奏请饬派江苏学臣代办有案。此次应请援照成案,由学臣前往代办。所有内外提调、监试帘官及总理科场支应各员,浙省或有应须回避者,自可仍由江南派往,一切经费亦由江南筹备,足数解浙。应用供给等项皆仿照浙江章程,毋庸另议。除一面咨商浙江抚臣外,相应奏明,请旨遵行。如蒙俞允,臣等即将应办事宜皆饬次第办理,应奏咨者随时奏咨,不误十月之期。至武闱乡试应如何举行,现饬筹议,另行专折奏请。

谨将暂借浙江贡院举行文闱乡试缘由,会同江苏学政臣孙葆元、安徽学政臣邵亨豫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咸丰九年三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礼部速议具奏。钦此。

浙江巡抚胡兴仁为陈明咨借浙闱乡试诸多窒碍事奏折

咸丰九年三月二十二日

浙江巡抚臣胡兴仁跪奏,为江南咨借浙省贡院举行乡试窒碍诸多,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臣接准两江督臣何桂清、江苏抚臣徐有壬咨称,江苏、安徽两省乙卯、戊午两科乡试借浙江文闱于本年十月中一并举行。等因。臣等卷查咸丰五年江南咨借浙省贡院,经前抚臣何桂清据现任江苏藩司、前杭州府知府王有龄等详请咨复窒碍难行,经苏省奏明有案。今年特开庆榜,自应遂多士观光之志。惟浙省贡院止有号舍一万一千有零,并无余地可以添建。江苏、安徽两省应试者向有一万七八千人,浙省贡院断不敷用。现在逆氛未靖,皖南、皖北士子云集,人多则奸良莫辨,且安徽郡县半陷贼中,经费无出,学政考试尚难亲历,必无教官书斗认识,浙省无从稽查。臣正拟具奏间,适杭州将军臣瑞昌来署,面称此举关系重大,科场人多势众,各城门无从稽查。等语。并据浙省绅士沈秉桓等公呈,以从前徽州、宁国失守,浙江犹能固守者,实由士民固结,无通贼之人。今安徽士子来浙应试,随从人役必多混杂,城门无从拦阻,诚恐逆贼诈伪百出,于浙江、江苏两省均有关碍。臣又函商帮办军务许乃钊,接据函复,亦称窒碍难行。并与在籍绅士真熙等反复熟商,总以皖省应试之人奸良莫辨、人数众多、实难稽查,佥称如一。江苏绅士原有捐建贡院之议,为时尚早,似可赶办。金陵贼势已衰,即指日克复,尚多善后事宜。查例载考试年份不得条陈科场事宜,因准江南来咨,且非条陈事宜,与常例不同。

臣有守土之责,为思患预防起见,谨会同杭州将军臣瑞昌合词附驿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

谨奏。

咸丰九年四月初一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注:①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随手登记档》补充。

大学士瑞麟等为议江南暂借浙闱举行恩科并补乙卯正科事奏折

咸丰九年四月初一日

大学士管理礼部事务臣瑞麟等谨奏,为遵旨议奏并请饬查事。

咸丰九年两江总督何桂清等奏请暂借浙江文闱举行乡试一折,于三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礼部速议具奏。钦此。查原奏内称,据江南绅士宗人府府丞温葆淳等以士子怀才愿试呈请暂借浙省文闱,将江南两科乡试于本年十月一并举行。伏查江南省乙卯、戊午两科文武乡试,因贼踞金陵,上年曾经奏准展缓,俟克复省城后,另行请旨,援照湖南等省成案特开一科,按照定额归并取中在案。刻下金陵省城指日不难收复,而鸠工庇[庀]材修整,殊非易事。现蒙特开庆榜,上下两江士子欢腾鼓舞,跃跃欲试之情迫不及待。惟是借地补行乙卯、戊午两科,再加恩科中额,未免同时取中太多,自宜先举恩科,补带乙卯正科,其戊午正科再归下届辛酉并试。其监临往届曾经奏请饬派江苏学臣代办有案,此次应请援照成案,由学臣前往代办。所有内外提调、监试帘官及总理科场支应各员,浙省或有应须回避者,自可由江南派往,一切经费亦由江南筹备,足数解浙。应用供给等项,皆照浙江章程,毋庸另议。等语。

臣等查,江苏、安徽两省为人文之薮,上届两科未能依限举行。现在金陵未即收复,该省士心固结不解,仰见我国家涵濡之泽至渥且深,而该士子等怀才效忠之忱亦有郁积勃发而不容遏者。臣等以为,宜有以曲全而慰藉之。盖伸士气,即以固民心也。惟是借用浙江贡院有无窒碍之处,非臣等所可悬拟。相应请旨饬下浙江巡抚察看情形,可否借试。如果事在可行,即请如该督等所奏,准其借用贡院乡试,于本年十月举行恩科并补乙卯正科,其戊午正科再归下届辛酉并试。至监临、提调、内外监试帘官及总理科场支应各员,应如该督抚所议办理,一切经费亦由江南筹备解浙。应用供给等项,均仿照浙江章程,毋庸另议。仍于两省士子云集之时,严密稽察,以防匪徒混入。如其事多窒碍难于举行,亦应由该巡抚据实奏闻。所有江南乡试仍俟金陵收复之日,按科分次归并补试。

所有臣等议奏请旨饬查缘由,是否有当,伏候命下,臣部即交兵部飞咨该抚迅速复奏办理。为此谨奏。请旨。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岁科并试徽州府生童事奏折

咸丰九年五月初六日

安徽学政臣邵亨豫跪奏,为恭拟考试徽州府通融办理,仰祈圣鉴事。

窃臣自到任后,体察徽州情形,现在全郡肃【清】,恭遇圣寿,特开庆榜,多士志切观光,情殷望试。随谆饬徽州府赶紧并案考试,已据详报开考日期。伏查安徽自军兴以后,上两届岁科俱未举行,业经前学臣沈祖懋于咸丰八年札饬各县,将已经举行县试者即作第一届岁案,又举行县试一次作为第一届科案。现拟府考一竣,臣即行开考,岁科并试,作为补行癸丑后三年之岁科两试,以后逐渐补行,较为直捷。至如他省地方辽阔之处,原准岁科并行,均于岁考出案之后再行科试。此次徽郡虽无贼踪,别郡军务未蒇,若一概调齐,诚恐稽察难于周密。除文生人数较少,仍调齐按岁科分试外,其六县文童拟酌配人数,分数次调考。考竣一次,再调一次。考竣文童,再调武童。若仍岁科两案分考,恐旷日持久,该文童等守候维艰。拟照补行乡试,以两科归并一科,仍照两科定额取中之例,于一场取进,则稽察易周,举行较便。且以后各郡军务渐竣,一律照此旧章办理,不致竭蹶。

臣为举行试事于皖省情形不得不通融办理,是否有当,谨缮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六【月】十五日奉朱批:着照所拟办理。钦此。

两江总督何桂清等为遵旨会议苏皖借用浙闱乡试并酌拟分别办理事奏折咸丰九年五月十一日

两江总督臣何桂清、浙江巡抚臣胡兴仁、江苏巡抚臣徐有壬跪奏,为遵旨会议江苏、安徽借用浙闱乡试,酌拟分别办理,恭折奏闻,仰祈圣鉴事。

窃臣等于咸丰九年四月初八九等日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四月初一日奉上谕,前据何桂清等会同学政奏请暂借浙江文闱举行江南乡试。等因。钦此。遵旨寄信前来。仰见我皇上于培养士气之中,寓体恤周全之意。臣等跪诵之余,何胜钦佩,遵即恭录互商,务求妥速,并飞致安徽学臣邵亨豫一体查复。臣等伏思,江苏、安徽两省向系同闱分中,现既停止两科,今逢庆榜,自宜同时递举,以伸士气而副圣怀。惟乡试入闱士子总以学臣科试及遗才收录为凭,上下两江皆属人才渊薮,近年江苏学臣按试者取额无几,如今冬来浙应试人数既有可凭,水陆程途往来亦便,自必踊跃观光。若皖省八府五直隶州,特皖南踞浙较近,而池、太现未收复,徽、宁所属仍时有贼踪,此外安庆、庐州新旧省会及凤颍二府,六安、滁、和、泗四州踞浙甚远,且多被贼氛窜扰,数年来科岁久停,儒生读书稽古无不以盛朝科第为荣,然亦待蒙业而安,始奋于功名之路。现据邵亨豫复函,非不欲本年同试,而约计皖北各属或资斧不继,或学业抛荒,能过江应试者不过数百人。如该学政所云,即勉强苏皖同闱,号舍亦当不缺。但皖北来者必稀,该省两科中额仅取之徽、宁、广德两府一州,似尚非慎重科名之道。其余六府四州一经平定,转有怀才莫售之嗟,亦未免屈多伸少。且江苏应试诸生两科应中一百三十八名,尚有捐输广额,揭晓日期在十一月十五日内。如皖省接续举行,须于十一月下旬入闱,十二月初旬试毕,揭晓已在封印之后,不免诸形迫促。臣等再四函商,惟有仰祈圣恩饬令江苏士子于本年十月间来浙乡试,其安徽所属拟俟金陵克复,该省平定之处较多,即不拘年月,或修理金陵贡院,或仍就浙省贡院随时请旨,并本年庆榜一体补行,则人才次第全收,而大典益昭慎重。如蒙俞允,一切应行事宜,臣等当查照前折所陈,陆续咨商请旨遵办。

所有苏皖两省乡试拟请分别办理缘由,臣等意见相同,理合联衔具折,由驿驰奏,是否有当,伏乞皇上圣鉴训示遵行。谨奏。

咸丰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注:①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随手登记档》补充。

通政使张芾为皖省众绅吁请仍借浙闱乡试事奏折咸丰九年六月初四日

通政使司通政使臣张芾跪奏,为皖省众绅吁请遵旨仍借浙闱举行乡试,据情代奏,仰祈圣鉴事。

窃据皖南、皖北绅士,翰林院侍读吕锦文等呈称,江南省文闱乡试向系江苏、安徽同场合榜,自咸丰三年金陵被扰,乙卯、戊午两科均未能举行。今岁恭逢万寿,庆榜特开,蒙各督抚奏借浙闱举行江南乡试,已奉旨准行,嗣浙江巡抚以皖人众多,恐号舍不敷、稽查弗易具奏。复奉上谕:借闱考试,原以加惠士林,自当于变通办理之中,悉心筹画。等因。钦此。仰见圣明曲体士情,无微不至,俾江南全省同沐恩光,凡在士林,莫不钦感。乃皖士正切观光之志,而传闻忽有展缓之辞,所谓士子众多,稽查不易,此固慎重地方之意。第独考江苏,亦须认真盘诘;合考安徽,无妨一律严查。将谓经费孔钜,擘画维艰,此亦先事预筹之意。第江、安同考,经费尚可分筹;江、安分考,经费更难独办。即以时势论之,安徽之安庆未断贼迹,江苏之金陵犹为贼踞;以道理论之,安徽之凤颖固越在淮南,江苏之海徐更远居河北。且同闱同榜多士,久习为故常。而分月分场,圣主犹俯加体恤,无论缓期来岁礼闱已觉向隅,即特开一科,场费愈形浩大。至号舍一节,查浙省贡院计有一万二千余间。江苏乡试向有六七千人,安徽乡试向有五六千人。以现在计之,江苏未必加增,而安徽被扰已久,数必大减,当不致过形拥挤,或虑不敷,再四思维,均无窒碍。是以沥情环请,仰乞据情入奏。或遵前旨,以分月上副宸衷。或循旧例,以同场下孚士望。等情。合词请奏前来。

伏念臣专司防剿,事关抡材盛典,何容越俎而谋。惟皖省被扰已历七年,民生日敝,士气不伸。而团练以佐战攻,捐输以济军饷,一经晓谕饬办,无不踊跃争先。即被陷之区,亦多暗行团练,密备赀粮以待大军。虽叠经贼匪之朘削煽诱,而忠义之气时思振作。固由我圣朝深仁厚泽,有以固结人心,亦以每县每乡必有读书明理之人,列黉序、登贤书者维持其间。即如徽池两属,自臣督办以来,于团练助战克复之县,屡为之请广文武学额。又于捐输集有成数之县,亦为之请广文武学额、中额,原以仰体皇上策励人才之意,俾他方收干城之用,军中得饱腾之益也。乃者恭逢庆榜,皖省人士不得与江苏共被皇仁,又不得分月入场,以遵谕旨,殊失多士之请。臣身居局外,虽不敢意存见好妄有干预,然既据该绅等三十余人联名请奏,皖南、皖北众口一词,事关大局,又何敢引嫌缄默。

所有众绅呈请乡试缘由,理合据情代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

再,科场经费由江苏筹画,容有不敷。据该绅等皆称,应自筹捐,稍资津贴。至被扰之区稽查不易,亦经臣询之安徽学臣邵亨豫,知全省学册皆具,确有可查,其人数不至过多,号舍无虞不足,讥[稽]察亦尚易周。合并陈明。谨奏。

咸丰九年六月十六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注:①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随手登记档》补充。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皖省众绅请仍借浙闱举行本年乡试等事奏折咸丰九年六月初四日

安徽学政臣邵亨豫跪奏,为安徽绅士吁请本年乡科仍借浙闱与江苏同试,据情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查江南文闱乡试向系江苏、安徽合考,自咸丰三年两江被扰,乙卯、戊午两科未能举行。今逢万寿,庆榜特开。两江督臣何桂清等会同臣奏请借浙举行江南乡试,奉旨准行。经浙江抚臣胡兴仁以皖人众多,恐号舍不敷、稽查不易具奏。钦奉上谕:借闱考试原以嘉惠士林,自当于变通办理之中,悉心筹画。等因。钦此。仰见我皇上曲体士情,无微不至,钦感难名。旋接浙江抚臣胡兴仁函商,以徽省既另作一次,所有闱差须调用皖员,稽查须责成皖学。等因。臣以两场考试则皖省军务未竣,差委乏员,经费亦绌,而胡兴仁虑一场号舍不敷,故臣复函,有皖北完善之区较少,或资斧不继,或学业久荒,实不能渡江而南者,当不逾数百,是以约计全数不过三千。即仍附江苏同考,办理亦易。如须分期,或请仿照顺天乡、会正场过后即考宗室之例,于十月十六日江苏考竣,十八日接考安徽,则一切提调、监试当可无庸更易。等语。续接胡兴仁移咨,以安徽乡试拟请缓至来岁秋间请旨特开一科。兹据皖省绅士翰林院侍读吕锦文,翰林院编修黄钰、宋梦兰、方锴、章琼,前福建汀漳龙道桂超万,前浙江杭嘉湖道孙观等三十余人呈称,以恭逢庆榜,正切观光之志,旋闻展缓之词,是旷典欣逢,薄海同被,独安省士子不获躬际其盛。若以奸宄混迹,则江宁、安庆均未靖兵氛;若以道里过遥,则庐、凤、淮、徐当不殊跋涉。江苏既认真盘诘,安省无难一律严查。所谓经费维艰,擘画不易,则江、安同考,经费尚可分筹;江、安分考,经费愈难独办。至考生人数,江省未必加增,安省被扰已久,势必稍减,号舍一节,无虑不敷。等情沥禀前来。臣窃念民□以士习为转移,而读书以登科为荣幸。皖省自军兴以后,练团、捐饷无不倡率于士人,兹当寰区共沐皇恩,若令皖省向隅,则下无以慰多士黾勉稽古之心,即上无以副圣主嘉惠士林之意。臣因该绅士等请试情殷,陈词恳切,不敢壅于上闻。而揆度情形,惟江、安同考,则苏省之费应不增,而皖省绅士亦尚可共筹津贴。至谓稽查宜密,则学册俱全,加以地方文童绅士互结,奸宄亦无虞混迹。可否仰乞天恩,仍准皖省士子与江苏同借浙闱考试,以广皇仁,以孚士望。

为此谨据情缮折,由驿驰奏,是否有当,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咸丰九年六月十六日奉朱批:已有旨。钦此。

两江总督何桂清等为酌议借闱乡试科场事宜条款事奏折咸丰九年六月二十九日

两江总督臣何桂清、江苏巡抚臣徐有壬跪奏,为酌议借闱乡试科场事宜条款,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咸丰九年己未恩科乡试,前经会议,先就江苏一省借用浙闱举行,并补带乙卯正科,俟浙省试期毕后,于十月内接续考试。其外提调向由江宁藩司办理,现在金陵未复,案卷无存,且刻下筹饷一切事务较繁,未能兼顾,并经饬委署臬司蔡映斗设局总理,业经先后奏明在案。兹查历科乡试均由抚臣前往监临,今借闱考试,远在浙省,臣徐有壬有督筹饷需及办理地方要事,未能分身远离,应请旨饬下江苏学臣届期赴浙代办监临。其闱场一切事宜,原有旧章可循。第借用浙闱情形稍异,或须查照浙江章程,或可仍循苏省旧例。事属创始,头绪纷繁,必须及早厘定,俾免临时掣肘。据署臬司蔡映斗会同江苏两藩司酌议章程详送前来,臣等详加复核,酌定八条,谨缮清单,并会同江苏学政臣孙葆元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

再,此外一切未尽事宜,容随时查明奏咨办理。合并陈明。谨奏。

咸丰九年七月十六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注:①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随手登记档》补充。

杭州织造恩麟为江苏士子借浙闱乡试拟请发给护照等事奏片咸丰九年七月十四日

再,本年浙省恭逢己未恩科乡试,并经两江督臣何桂清奏准,江省士子即借浙江贡院,于十月接续举行乡试。等因。奴才案查,历科乡试俱由关先期晓示各郡士子,不得包揽夹带税货,严禁各关口,凡士子随身行李衣箱,毋许苛查在案。本年江省士子来浙应试,维时既长,人数倍众,所带税货积少成多。杭关向以苏松各属绸布杂货等税为大宗,现值洋药收税之初,尤宜认真办理,倘有透漏,于税课大有关系。在各士子以功名为念,或未必如商贩之所为。惟恐有渔利奸徒煽惑该士子之跟役等揽带漏税,而士子为之袒护,滋生事端,隔境办理,殊多掣肘。奴才面商抚臣预为筹画,拟请咨明江苏抚臣,除查照江南成案晓示外,并饬令各府州县转行各学官,于士子起身赴试之日,每名发给护照一张,当将行李衣箱及送考跟役数目、名姓、有无别项货物填注明晰,给照时严饬该书斗等毋得藉端需索,以滋扰累。该士子抵关,即令将护照呈送,以便加戳验放。试毕,如置有税货,亦于护照内填注□□数目,以便出关时由北关委员分别称重办理,补纳正税。如验有揽带大宗税货情事,务将奸贩究出,追缴税银解关,其包揽之人按例惩办,庶奸贩不致乘机漏税,而稽查亦免滋生事端。奴才愚昧之见,是否有当,谨附片奏闻,伏祈皇上训示。谨奏。

咸丰九年七月十四日奉朱批:依议办理,毋得稍有含混。钦此。

着酌办咸丰九年己未恩科江南文闱乡试内外帘事上谕咸丰九年七月十六日

咸丰九年七月十六日内阁奉上谕:何桂清、徐有壬奏酌议借闱乡试事宜开单呈览一折,本年己未恩科江南文闱乡试借用浙闱举行,其内外帘一切事宜,自应参酌旧章,变通办理。除监临事务前已降旨令江苏学政孙葆元入闱代办外,其外帘提调,着照何桂清等所拟,派令江苏署臬司蔡映斗届期随带委员赴浙设局办理,仍由浙江抚臣加派现任大员及印委各员帮办。内帘提调及监试等官,着由江苏省酌派道府大员前往。内外帘官一并由江苏调派,其巡查弹压搜检各武职,即由浙江巡抚就近派充。至该省乡试系带行乙卯正科,所有官卷、民卷中额,均着加倍取中。其捐输推广之额,均归民卷取中,不得加入官卷。所有与考生监,着学政于录遗时通饬各府、州、厅、县学,确实加结详送,以杜弊窦。至所称同考官拟改为十房之处,前因张芾奏安徽绅士吁请举行乡试,业经降旨,准其于十月内同江苏一并借用浙闱办理。试卷既多,恐十房不敷分校,着该督等酌量添派。余着照所议办理。该部知道。单并发。钦此。

浙江巡抚胡兴仁为浙省武乡试请改期举行事奏片咸丰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再,今科江苏、安徽乡试均于十月内借浙闱举行,所有浙省武闱乡试应请改期于咸丰十年二月内举行,理合附片奏闻,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奉朱批:依议,兵部知道。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两江总督何桂清等为江南乡试分校内帘请照浙江成案调派十六员事奏折咸丰九年八月初一日

两江总督臣何桂清、江苏巡抚臣徐有壬跪奏,为江、安乡试分校内帘请照浙江成案调派,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准部咨,钦奉上谕,安徽乡试即着定于十月内同江苏一并借【浙】江文闱办理。等因。钦此。恭录行文前来。伏查今届乡试,前因先就江省举行,是以于具奏条款内请将内帘官改为十房在案。今安徽乡试奉旨允准同借浙闱办理,其内帘官自应仍照向岁,调派十八房以资校阅。惟浙闱房屋系有一定,历届浙省内帘仅有十六员,已形拥挤,若照江南旧额派往,实属不敷分住。今届乡试因江、安贼氛未靖,赴考士子较少,且限于浙闱号舍不能加多,是江、安中额虽多于浙江,而此次进考者则与之相等,仿照浙省成案派委十六员已足敷分校。据外提调署江苏臬司蔡映斗会同江苏两藩司议详请奏前来,臣等复核无异,谨会同江苏学政臣孙葆元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

再,其余各项执事人员仍照江南旧额分别派委。合并陈明。谨奏。

咸丰九年八月十九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办理借闱乡试情形事奏折

咸丰九年八月初六日

安徽学政臣邵亨豫跪奏,为江南借浙乡试期近,谨将办理情形恭折具奏,仰祈圣鉴事。

窃江苏借浙闱乡试,因皖省绅士合词吁请与江苏合试,经臣张芾暨臣据情具奏,奉旨准行。旋准江苏抚臣移咨,以皖省抚藩俱远在皖北,文移往返维艰,本届乡试公事均须变通办法,咨商各件均投送臣衙门核办。江南停正两科,皖省兵燹之后,文卷多遗,事同创始。皖南一道亦不尽完善之区,凡饬属筹办公事,诸难应手。考试经费前经奏明,由绅士筹款津贴,且奉谕旨后即饬官绅委为筹画。浙闱号舍一万二千有余,迭经江浙抚臣移咨,皖省试士以四千为率,皖省本届赴试人数减于往时,自应即照所咨办理。科举正案,除徽州新试外,其余未试府州,应以咸丰二年科案为定。至录取遗才,亦经江浙抚臣移咨,以江苏学臣即在江阴县考试,安徽亦即在徽州办理。查江阴地处适中,江北府州皆须取道常州赴浙。即苏松两府,亦皆相距非遥。徽州僻处一隅,宁广太自徽到浙已属迂道,皖北路途遥远,非特士子苦累,难于辗转跋涉,即赶紧重复行文,一时亦前来不及。现在徽州试事已竣,臣即将徽州一府先行录科。如宁广未及考试,即调至徽州录科,再行赴浙。应试士子先期通饬各属均给予印票,以凭沿路稽查,可无虑奸宄混迹。此外,皖省士子避居近省者,已由臣咨明江浙藩司出示晓谕,令取具地方官游幕文书一体收考。至皖北士子或因路途阻隔不能绕道来徽,及在他省游幕,闻信较迟,不及赴徽,径赴浙江求试者,未便遂令向隅,应俟臣到浙后,与抚臣商酌借地大收,以广皇仁。

再,皖省中额四十五名,本年万寿恩科带补乙卯乡试,系两榜并试,应照例倍中九十名。又新奉部咨,捐输广额,加乡试定额二名,加广乡试中额二名,共四名。所有官卷,向例二十名取中一名,应照江苏议定章程,以官卷人数核定中数倍取。其捐输推广之额,遵照部议,俱将民卷合并上闻。

所有借浙乡试情形合谨由驿恭折具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八月十九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两江总督何桂清等为借用押运通判关防用于浙闱文场事件事奏片咸丰九年八月十九日

臣何桂清、臣徐有壬跪奏。再今届借用浙闱乡试,前经奏明饬委署臬司蔡映斗设局办理外提调事务。俟场期将届,即行移局赴浙在案。兹查臬司为通省副名,驿传总汇,公务较紧,今兼办外提调,有总理科场之责,往来文件亦复不少。且赴浙之后仍须办理本任事务,所带臬司印信难以兼用。现在苏库有存储松押运通判关防,堪以暂借于文场事件,专以为盖用,以昭信守,两分区别。

除饬令遵照外,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八月十九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两江总督何桂清等为借浙闱乡试应需文职各员并请借委浙员等事奏折咸丰九年八月二十五日

两江总督臣何桂清、江苏巡抚臣徐有壬跪奏,为借浙文闱乡试应需文职执事人员,一并借委浙员以资熟手,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本年江苏、安徽两省己未恩科并补带乙卯正科乡试,借用浙江文闱办理。所有应办事宜业已次第分别举行。其分校内帘,因浙闱房屋系有一定,前经奏明,仿照浙省成案,由江南派往十六员,并于折内声明,其余各项执事人员仍照江南旧额分别派委在案。兹据外提调·署江苏臬司蔡映斗会同江苏两藩司详称,今届借浙乡试,闱内闱外应需执事文员,本拟由江苏调委赴浙,惟现在办理闱务,一切书役均拟借用浙省原办熟手,以期无误。江苏委员系属隔省,恐不足以资弹压而灵呼应。惟有一并借委浙员,庶可联络一气,免致临时掣肘。至江南历届乡试题名录内,如协办、受卷、巡绰等官员数,均较浙省加多,浙闱房屋有限,不敷分住,自应查明浙省章程,酌量借委,总期足敷办公,不必拘泥江苏向章,转致窒碍。等情请奏前来。臣等伏查,本年借用浙闱乡试,所有内帘分校应需十六员,业经奏明由江南派往在案。其执事文员非帘官可比,若亦由江苏调委前往,诚恐隔省呼应不灵,相应请旨饬下浙江抚臣即照浙省派委员数,将江南文闱应需文职执事人员一体饬委办理,以资熟手,俾免贻误。

除咨明礼部查照外,谨会同江苏学政臣孙葆元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咸丰九年九月初五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注:①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随手登记档》补充。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借闱乡试因号所限江苏取录较前稍严事奏片咸丰九年九月初二日

再查,江南向来乡试闱中一万六千余号,江苏、安徽同闱合试,号数甚宽,录遗去取较易。今同借浙闱乡试,查浙省贡院止有号舍一万一千有零,并无余地可以添建。前经浙江抚臣具折奏明在案,似此号舍两省分用,除安徽科举约送四千余人外,则江苏科举计可送至七千上下之数。臣于录遗详细校阅,因号所限,取录不得不较前稍严,以符号数。谨先将录遗实在情形并约送科举人数附片陈明,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九月初二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录送科举人数并起程赴浙日期事奏折

咸丰九年九月初三日

江苏学政臣孙葆元跪奏,为录送科举人数并臣起程赴浙日期,谨缮折陈明,仰祈圣鉴事。

窃臣查,江南乡闱号舍向有一万六千余间,号数甚宽,录遗去取较易。今江苏、安徽同借浙闱乡试,浙号只有一万二千,除安徽科举约送四千余人外,江苏科举约可送至七千上下之数。臣办理录遗不得不就号数录送,已于奏明考试通州完竣折内附片陈明在案。旋接准浙江抚臣咨称,浙闱号舍虽有一万二千,除毛号不堪坐之外,止有一万一千,绝无余地可搭席号。并声叙科场条例内载,江南大省科举,每举人一名,取送八十名,副榜一名,取送四十名。按江苏额中举人、副榜,共应取送六千四十名。等因。似此照例录送,江苏按中额既应取送六千四十名,安徽按中额即应取送三千九百六十名,江、安两省同闱,计一万号即堪敷用。其号并毛号尚余二千。臣伏念今岁恭逢庆榜,士林踊跃,理应多送数百名,俾应试者进取遂志,普荷天恩,以期仰慰我皇上乐育人材之至意。臣查,浙闱号舍并毛号既有一万二千,其毛号虽称不堪坐,俟浙省乡试揭晓后,饬苏省乡试总办加以修理,其号谅亦可用。江、安两省士子分坐,照上下江中额四六分数核算,安徽应分四千八百号,江苏应分七千二百号。按号取满,江苏正案与录遗科举人数共计取送七千二百名,实无余地可再展送。

现在录遗事毕,臣拟于九月十一日由江阴起程,赴浙代办监临事宜,谨将录送科举人数并臣起程赴浙日期缮折陈明,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着浙江巡抚胡兴仁酌派各员办理江南借闱乡试事上谕咸丰九年九月初五日

咸丰九年九月初五日内阁奉上谕:何桂清等奏借闱乡试应需文职人员请一并借委浙员一折,本年江南乡试借用浙江贡院,除内帘同考官已由江苏派往外,其应需文职执事人员若概由江苏派往,不但人数众多,兼恐呼应不灵。着胡兴仁即照浙省章程,酌派各员一体办理,以资熟手而免贻误。

钦此。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江阴录遗并拿获滋事高邮生员时步瀛等情形事奏片咸丰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再,江苏士子之应乡试者生监计及万人,闻往届因号舍较多,可以录送八千余人,其不能录送之一千余人,虽明知无号可坐,亦必于督抚学政及司道出门时环绕求送,每至拥挤不前,因起招摇撞骗之风,实为劣习。今科借浙闱乡试,号舍较少,不能录送者约有二千余人。查旧章,录遗向在江宁,今若赴浙录遗,该处地方官皆非本管,势必因求送而生事端,撞骗之风亦将更甚。况杭州考棚系浙江学臣住棚,未便借考,是以与督臣抚臣商定,即在江阴录遗,仍先牌示各属士子于出场后即行回籍旧案,原以防滋事而杜弊端也。乃有生监等于八月十三日具禀,请与上江分闱乡试。臣当饬提调,示以钦奉谕旨,上下两江并闱乡试原系照例办理,不得临场妄渎。十四日,臣先录常州遗才,正拟点名时,忽闻东西栅门拥挤喧闹,询因生监等坚请分闱,致将常州士子拥住,不能进前听点。臣又饬各属教官剀切晓谕,仍喧闹不散。因饬江阴县查拿,先后拿获高邮生员时步瀛等四名,始各散去,常州士子得免拥挤入场。随将滋事生员时步瀛等,并弹压无方转代吁求之苏州府学训导包桂生一并咨送抚臣严行惩办,以后各属士子按场录遗,俱循守规矩,一律安静,撞骗之风亦息。

理合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带病赴浙监临等情形事奏片咸丰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再,臣于六月下旬考试通州,正值天气暑热,先发眼疾,比服凉药数剂,眼疾渐愈,而肝气与便血旧症复发,延医调治,至今尚未全痊。录遗之时精神尽可支持,至监临责任一切事务殷繁,尤宜加意慎重。臣以微疾未愈,赶紧医治未见速效,心中不胜焦灼。今场期已近,惟有力疾赴浙,率同提调、监试各官黾勉办理,期免贻误。谨将臣病未全痊,赶紧医治情由附片陈明,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奉朱批:览。钦此。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皖北士子赴浙应试者较众请加中额事奏折咸丰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安徽学政臣邵亨豫跪奏,为皖北士子赴浙应试者较众,可否吁恳天恩,将部臣所议中额累加推广,恭折奏陈,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九月十一日准安徽抚臣移咨请暂停皖省乡试,旋钦奉上谕:安徽众绅吁请仍借浙闱举行乡试,已加恩允准借闱举行,惟人数既属无多,此次该省中额者暂行酌减。着礼部速议具奏。钦此。仰见我皇上于权衡至当之中,仍寓玉成不遗之意,钦感难名。嗣奉礼部札知,以本届应试止徽宁广两府一州,未便令占额过半,应照四六并加额二名,共取中三十八名。是部臣以三属之地较全省之额照四六取中亦已至为平允,臣虽至愚,何敢再为多士乞恩,上渎宸听。惟臣伏查抚臣所奏,系因定远不守,军务较为吃紧,皖北士子断不能间关跋涉赴浙观光,与其使皖北向隅,固不若暂缓试期,俾皖北皖南同占圣泽,此实抚臣万不得已之苦心,故为此两全之计。惟臣于徽宁广三属考试,即饬南北各属士子一体随棚录遗,比至浙省,知池太皖北士子纷纷到浙。臣虽初次录科,未能截数,而约计池太皖北正案录遗将及一千。臣查向来皖省士子赴试者不逾六千,本届人数较历次应试总不止过半。皖省自军兴之后,捐输团练,敌忾同仇,方且仰沐皇仁,加广中额学额。即此次徽宁广一隅之地绅士自愿筹贴乡试经费,节经臣张芾暨臣设法谆催,现在解交江苏科场总局已有一万五千。该绅士等当地方凋败之余,尚能踊跃输将,不分畛域,其勉图上进之情已为可悯。而皖北士子亦能弃家远涉,奋志科名,此皆我皇上培植恩泽,沦肌浃髓,故各士子观光情切,鼓舞欢忻。况本年庆榜宏开,自合全恩溥被,臣愚昧之见,可否仰恳天恩,将恩科全额并加广四名,俯准于本科取中,其乙卯中额,仍请俟军务肃清,于下届辛酉乡试并案举行,则全皖士子既戴恩于此日,而皖北士子亦留余于将来,似与部臣抚臣婉转曲全之意,亦皆符合。

所有臣仰乞天恩准照恩科全额并广额取中之处,谨会同通政使司臣张芾由驿驰奏,臣于送考后暂驻浙省,恭候皇上训示遵行。谨奏。

咸丰九年十月初七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注:①据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随手登记档》补充。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宁广试竣赴浙送考情形事奏折

咸丰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安徽学政臣邵亨豫跪奏,为恭报宁广两属试竣,现已赶紧抵浙送考,缮折奏陈,仰祈圣鉴事。

窃臣于八月初间,接试徽州武场,拟将徽属及各府州应行录遗生监调考完竣,即行赴浙。因接宁广两处绅具禀,吁请以借浙闱乡试在即,求于乡试前按临,并申明广德向附宁国考棚考考(此字衍———编选者)试,现因宁郡军务未靖,考棚未及修葺,宁郡考试应暂在宁国府属旌德县考棚举行。所有广德试事,该处踞旌德较远,寒士跋涉艰难,旌德地僻城小,难容多人,且广德因向无考棚,历来于宁国附考,现已鸠工创建,应即于臣赴浙时顺道按临。等因。臣伏查其时距乡试之期不及两月,一切科场事宜均须臣到浙与浙江抚臣暨江苏科场总局司道通商,势难过于迟缓。而两处士子因恭逢盛典,望试情殷,又不能不俯如所请,俾慰观光之志,因赶紧将徽郡及池太皖北士人在徽者先行录取遗才。臣于八月十七日转旌开考,九月初七日转广开考。因乡试期迫,遵照前江苏学臣李联琇奏准,生员岁科合试酌量广取一等。其廪增帮补,即统计三年内所出之缺,按考取名次序补之案,亦将生员岁科合试。至宁国武场府考尚未完竣,暂行停缓,于广德文场竣事,即将武场接考,于九月十九日自广起身,于二十四日到浙。臣查宁国一郡文风以泾旌为最,宣太次之,南宁又次之。广建士风尤醇,而文风视宁郡较逊。臣恐该士子等望试既切,佥不免弊窦丛生,先期剀切晓谕。并试士之日,终日在大堂监试,严行稽察,及发落之日,文则教以立名砥行,武则训以有勇知方,以无负圣世乐育人材之至意。臣于宁广正场试竣,即将本属及各府州陆续赶到者随棚考取遗才,其迳行赴浙者,亦即于日内赶紧考试,以便买收试卷入场。该士子等到浙后,均恪遵规矩,安心待试,足以上慰圣怀。

所有宁广考竣,臣到浙送考情形,合谨缮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咸丰九年十月初七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皖南及寄寓皖南士子由皖南道转详学政处给咨事奏片咸丰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再,臣前据宣城县知县袁青云禀称,安省举人会试例于年前九月具呈,由该州县详府,由府详司,由司转呈巡抚给咨,仍递发该州县给领启行,往返动经数月。兹查庚申恩科会试瞬届,本科于十一月揭晓,十二月即须领咨北上。而皖北军情稍紧,恐道路时有梗阻,若循照旧章,诚恐缓不济急。拟请暂为变通,此届皖南及寄寓皖南新旧举人请咨,应由县报明本府,经详本道,转详学政代给咨批。等因。臣查,本年江南于十月借浙闱补行乡试,揭晓较迟,而抚臣远驻寿州,若均须由抚臣给咨,恐新旧中式士子或因文报往还迟误,不得躬逢盛典,实切向隅。臣再四思维,自应如该县所禀,此届皖南及寄寓皖南新旧中式士子均由皖南道转详臣处给咨赴试,则通融办理,庶可广沐皇仁。除一面咨商抚臣外,理合附片奏陈,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十一月二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江南乡试情形事奏片咸丰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再,本科江南乡试,入场士子九千七百七十余人,均恪守场规,安静无弊。所有三场朱卷,臣在闱中督饬弥封、誊录、对读各职官详慎经理,业已全数径入内帘。臣于十一月初一日照例出闱办事,仍随时进闱,督率提调、监试等员稽查弹压,□□□□□将出闱日期循例恭疏具题外,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抱病赴浙监临及由浙回苏各日期事奏片咸丰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再,臣前于六月间肝气肋痛与便血旧症复发,延医调治,尚未全愈。因科场日期已近,办[力]疾赴浙代办监临,已于奏报录遗完竣折内附片陈明在案。臣于九月二十一日到浙办理监临事宜,率同提调监试各员振刷精神,竭尽心力,将科场事务一律办理完竣,幸无贻误。只因闱中昼夜劳碌,旧症此前较重,赶紧医治。现在便血之症渐愈,而肋痛时发时止,未能速痊。连日服药调理,近觉稍轻,理合附片陈明,仰恳慈廑。臣于拜折后,遂于十一月二十二日由浙起程旋苏,俟鹿鸣宴毕,再回江阴学署。谨将起程日期合并声明,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斟酌办理镇江等处考试情形事奏片咸丰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再,臣原拟科场事毕考试镇江,及至揭晓后,将一切事宜办理完竣,约计十二月初旬方能回署,若再行文考试,距封印日近,天气亦深,应试生童诚恐赴考不及。臣拟明年正月即赴镇江考试,其余各属一律挨次赶办,于辛酉正科庶期无误。惟扬州、淮安军务未竣,县府俱未考试,海州、徐州亦阻隔不能往考,只得考完镇江,先将苏、松、常、太四府县科试考完,俟淮扬军务报竣再考江北淮、海、扬、徐四属。又据镇江府属送乡试教官面禀,该属与江浦、六合、仪征相近,因贼氛未靖,生童多移徙他处,回籍应试不易,亦欲照淮扬二属岁科连试。尚未据该府详请,俟明春臣按试时查看情形斟酌办理,再具折会奏。谨先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浙江巡抚罗遵殿为江南借闱乡试完竣并试官杨式榖等先后启程日期事奏片咸丰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再,江南借用浙闱,于本年十月举行咸丰己未恩科,并补行乙卯正科乡试。两省士子安静完场,兹于十一月十二日揭晓。试官礼部右侍郎臣杨式榖、国子监祭酒臣皂保、代办监临江苏学政臣孙葆元均于二十二日起程。其监试、提调等官,同考等官亦先后回苏回皖,理合附片奏阅,伏乞圣鉴。谨奏。

咸丰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注:①此为奉朱批时间。

江苏学政孙葆元为镇江府请准岁科并考事奏折

咸丰十年正月二十二日

江苏学政臣孙葆元跪奏,为岁科连考,仰祈圣鉴事。

窃臣原拟今年正月开印后考试镇江府属,业于去冬奏事折内附片陈明在案。兹据镇江知府师荣光详称,镇郡现在筹防紧要,丹阳、溧阳、金坛三县均与溧水、六合相近,贼氛未靖,风鹤时警,士子多有迁徙他处,回籍应试不易,非宽以时日,考试恐赶不及,拟缓至本年四五月间,援照淮扬二属之案,岁科连试,请奏前来。

臣复查该府所详俱系此时实在情形,转应请旨准其岁科连考,谨会同两江总督臣何桂清、江苏巡抚臣徐有壬恭折具奏,伏乞皇上训示遵行。谨奏。

咸丰十年二月初九日奉朱批:着照所请行。钦此。

安徽学政邵亨豫为酌拟前往皖北体察情形以酌办考试事奏折

咸丰十年二月二十日

安徽学政臣邵亨豫跪奏,为皖北岁科两试久停,酌拟前往体察情形,以兴文薮,仰祈圣鉴事。

窃臣自去年二月十九日行抵徽州接印任事,因徽、宁、广之属兵氛已靖,于夏秋间谆催各府州试竣,即陆续将办理考试情形随时奏报在案。该士子等恭逢庆榜,并荷天恩加广中额,欢忻鼓舞,士气奋兴。现皖北一面军声大振,闻各州县陆续收复,各士子望试之心与皖南无异,未便久令向隅。且皖南近日军务,经臣张芾督率将士克复绩溪县城,徽境业已安靖如常。而邻邑尚未肃清,一时碍难举行试事。臣职在课士,未敢稍耽安逸,拟赴皖北体察情形,如有可以考试之处,即当赶紧办理。至皖南赴北之路或有梗塞,再应相机绕道。

臣为皖北士子望试情殷起见,所有酌量拟赴皖北之处,合先恭折陈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咸丰十年四月初八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责任编辑 刘文华)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1京ICP备19034103号-2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