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政治
梁启超对袁崇焕的评价分析
作者:王园园 责编:

来源:《兰台世界》2013年7月  发布时间:2020-11-11  点击量:2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袁崇焕拜将于明末时局动荡之际,以文人之身任武将之事,于危局之中苦心经营,卒使明末军威逞一时之强,然终以通敌之名被处死,不禁令人唏嘘长叹!张岱在《石匮书后集》中将袁崇焕称为“卖国贼”,而梁启超在《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中则将其称为“民族英雄”,人们对袁崇焕的评价可谓“褒贬不一”。一般读者对袁崇焕的认识多来自于文人墨客的评说,评说者的知名度及其作品的流传度往往决定着其观点的影响力。梁启超作为近代最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之一,他对某一人物的评价对读者及学界都有相当大的影响。自 1903年梁启超《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发表后,有关袁崇焕的评价逐渐定格为“民族英雄”。其实,自清代编修《明史》始,对袁崇焕的评价就开始逐渐趋于正面、积极。梁启超对袁崇焕的大力褒扬与其所处时代及他当时的思想变化息息相关。随着时代变换,梁启超加于袁崇焕身上的光环渐渐淡去,人们对袁崇焕的评价也更全面、客观。

崇祯帝谕旨中所言袁崇焕罪名为:“斩帅以践约,市米以资盗粮。今勾引人入犯,对垒不战,又坚请入城养病。”[1]645 当时虽有明智之士力辩袁氏之清白,但多数人则以为是大快人心,甚至在斩杀袁崇焕时,北京城的百姓“以钱争买其肉……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1]645,可见对其愤恨之烈。张岱所作《石匮书后集·袁崇焕列传》是最早出现的关于袁崇焕的传记,该传对袁崇焕在辽东的军事履历、兵防部署、军事战略仅作了简单叙述;对后人赞誉颇高的“宁锦大劫”也只以“苦了唐通判,好了袁崇焕”[1]645 一句揶揄而过;对崇祯帝谕旨中所宣称的罪状也表赞同。在文末的评论中更是毫不掩饰对袁的厌恶、鄙夷,认为其不仅“性极暴躁”,而且“攘臂谈天下事,多大言不惭”[1]645,甚至认为袁崇焕“以龌龊庸才,焉可上比秦桧;亦犹之毛文龙以么魔小卒,焉可上比鄂王?论者乃取以比拟,不特开罪鄂王,亦且唐突秦桧矣”[1]645

清朝统治确立后,为树立正统,大力编修《明史》。有意思的是,《明史》对袁崇焕的评价却趋于正面。《明史·袁崇焕传》首段便称其 “为人慷慨负胆略”[2]6707,对其在辽东的军事部署亦赞以“内抚军民,外饬边备,劳绩大著……商旅辐辏,流移骈集,远近望为乐土”[2]6708。对其获罪则写明因“会我大清设间”且遭“魏忠贤遗党王永光、高捷、袁弘勋、史堃辈谋兴大狱,为逆党报仇”[2]6718。与石匮书所写袁崇焕死后人人争食其肉不同,明史言“崇焕无子,家亦无余资,天下冤之”[2]6719,以为袁崇焕不仅为官清廉,而且被斩是天大的冤屈,为袁崇焕平反。文末更言“自崇焕死,边事益无人,明亡征绝矣”[2]6719。将其生死直接与明朝的兴亡挂钩,评价极高。乾隆皇帝亦颁发上谕:“袁崇焕督师蓟辽,尚能忠于所事。而其时主暗政昏,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3]737《明史》为国之正史,权威性极强。加之身为满清皇室之首的乾隆帝亲自为袁崇焕平反,故自《明史》后,有关袁崇焕的评价多转向正面,且有不断拔高的趋势。

康熙年间,郭文炳等修《东莞县志》,其中的《袁崇焕传》较之《明史》的相关评价更为积极。认为其出仕辽东是受命于危难之时,“死生利败,已付之度外矣”[4]654。与《明史》相关人物传记中对袁崇焕斩毛文龙事件的事实性论述不同,该传采取明显挺袁的态度,认为袁斩毛之因在于“毛文龙恃其腹党布满中外,冒功养寇,渐跋扈”[4]653,对其死后家无余资更是十分钦佩,赞其“真国尔忘家,一丝不挂者”[4]654

道光年间,阮元等修《广东通志》,其中的《袁崇焕传》在沿用对袁崇焕的积极评价之余,又强化了其在斩毛案中的态度,认为文龙“其人本无大略,往辄败衅”[5]661。言下之意,袁之斩毛实属应当。

1903年梁启超作《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其对袁崇焕的功过评价,不仅延续了自《明史》后有关袁崇焕传记惯有的正面评价,更以标题的形式将袁崇焕定位为明季第一重要人物。与以往关于袁崇焕的传记相比,梁传在写法布局上新颖独到。开篇即将袁崇焕定位为“以一身之言动进退生死,关系国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6]式的杰出人物。第二节更是从大处着眼对袁崇焕所处的时代大势进行论述,认为“袁督师乃受命于败军之际”[6],终成一代英豪,颇有“时势英雄,递相为因”[7]49 之感,使文章显得大气磅礴,意会间高下立现。

除此之外,梁启超对袁崇焕的事迹论述更加详备、清晰。从袁崇焕监军开始,依次论述其守宁远、初督师、宁锦之捷、再督师直至被冤而死的经过,清晰明了。对斩毛文龙事件,梁启超也持力挺态度。他不仅在传中全文引述了《明史》本传中对此事的事实性论述,而且在该节末尾处对此事进行评论,认为袁崇焕“以举国不能杀、不敢杀之人,毅然去之”,是有“天下之大勇”[8]。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有关袁崇焕的传记相比,梁传明确表达了对袁崇焕奉行的与满洲和议政策的支持态度,梁启超甚至认为,“以和为守,以守为战,此袁督师对满洲之大政策也……名将之最上战略,往往在此点”[9]。对袁崇焕在明清两朝兴亡中的作用,梁启超更是给予了高度评价。当满洲兵直入中原时,梁启超仍感慨:“使袁督师而在也,雷池一步,敌其能飞渡耶?”[9]在梁启超的眼中,袁崇焕实乃“以一身生死系一国存亡者”[6]的真豪杰。

近代诸多学人之中,梁启超对传记体可谓钟爱甚深。从1901年的《南海康先生传》、《李鸿章》始至1909年的《管子传》,在20世纪最初的十年间,梁启超写了大量人物传记。其传记的主人翁不仅纵贯古今,兼及中外,而且无一不于国家、民族有莫大功勋。梁启超在这一时期之所以对人物传记倾注如此热情,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他强烈的现实感和使命感,正如他所言“献身甘作万矢的,著论求为百世师”[10]617 的壮语。梁启超晚年曾言:“我的理想专传,是以一个伟大人物对于时代有特殊关系者为中心。”[11]194 他认为人物传记应“择出一时代的代表人物,或一种学问一种艺术的代表人物”[11]194 来撰写。梁启超作《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虽有“重以乡正之记念”[6]之故,但更重要的是袁崇焕正符合梁启超关于传记写作的这一价值判断,在本传开篇他所言袁崇焕乃“以一身之言动进退生死关系国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者”[6],不仅是对袁崇焕的评价,也是梁启超对历史人物选择与评价标准的自我说明。

     《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的成书还与梁启超个人遭遇及当时的社会环境息息相关,该传既体现了梁启超本人对能够挺身而出,救国于危难、救民于水火的英雄人物的渴求,亦是当时尚武思想的生动体现。1901年,梁启超在《清议报》上发表《过渡时代论》,在这篇文章中,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适于时代的英雄人物的渴求,他充满激情地写道:“吾辈虽非英雄,而日日思英雄,梦英雄,祷祀求英雄。”[7]49 梁启超认为冒险性“是过渡时代之初期所不可缺者也”[7]49。袁崇焕就是具有冒险性的英雄,《明史》中便言:“广宁师溃,廷议扼山海关,崇焕即单骑出阅关内外。”[2]6707 梁启超所著袁传中对袁崇焕的胆略亦多加赞赏,对于其斩杀毛文龙更是赞以“天下之大勇”[9]。最为重要的是,梁启超认为袁崇焕是“以一身之言动进退生死关系国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者”[6],袁崇焕的这些品质无疑符合梁启超心目中的英雄形象,为其作传顺理成章。

      梁启超著《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与他推崇尚武精神亦息息相关。梁启超早年所作诗中便有“千金剑,万言策”[12]199 之语,想效仿贤人从军报国。1899年12月,他在《清议报》上发表《祈战死》和《中国魂安在乎》两篇文章提倡尚武,认为“吾中国向来薄视军士”且“今日所最要者,则制造中国魂是也。中国魂者何?兵魂是也”[13]59。在梁启超看来,袁崇焕“与将卒共甘苦,抚民庶如父兄”及“身先士卒”[6]的“兵魂”正是他渴求已久的中国魂。在《明季第一重要人物传》中,梁启超便有“若于吾先民中求完备之军人资格者,袁督师当之矣”[6]之叹!

1902年,梁启超撰写《斯巴达小志》,指出“尚武精神为立国第一基础”[14]873,同年所作《贺新郎》一诗中有“访明夷,别有英雄泪”[15]201 句,与其一年后所作《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有隐隐相和之意。 1903年,梁启超发表《论尚武》,再次指出:“尚武者国民元气,国家所恃以成立,而文明所赖以维持者也。”[16]而袁崇焕在梁启超的眼中正是“千古军人之典范”[9],这一点与他推崇的尚武精神不谋而合。

《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中梁启超对袁崇焕所作的高度评价跟他这一时期有关时代大潮的思想主张契合,也突出体现了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尚武精神,更彰显了梁启超的社会危局意识及渴求中国能够出现像袁崇焕一般的英雄人物以拯救国家人民于危难之中的迫切心情。《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问世后,由于梁启超自身的影响力及近代中国内忧外患的严峻局面,学者对袁崇焕的研究兴趣日浓,对他的评价也随着时势的变化居高不下。时至今日,伴随新史料的不断挖掘,有关袁崇焕的评价渐趋客观,虽整体评价仍以积极为主,但对于“斩毛文龙事件”“、和议政策”等细节问题的分析也更加到位,更加客观。

参考文献

[1]张岱.石匮书后集·袁崇焕列传[A].袁崇焕研究论文选集(附编)[C].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2]张廷玉.明史·袁崇焕传[A].中华书局,1974.

[3]陈伯陶.东莞县志·袁崇焕传[A].袁崇焕研究论文选集(附编)[C].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4]郭文炳.康熙朝东莞县志·袁崇焕传[A].袁崇焕研究论文选集(附编)[C].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5]阮元.道光朝广东通志·袁崇焕传[A].袁崇焕研究论文选集(附编)[C].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

[6]梁启超.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新民丛报[N]190312.

[7]梁启超.过渡时代论.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三编·清议报全编(卷二)[G].台湾:文海出版社.

[8]梁启超.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新民丛报[N].19045.

[9]梁启超.明季第一重要人物袁崇焕传.新民丛报[N].19046.

[10]梁启超.自励两首.陈永正选注.岭南历代诗选[M].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

[11]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附录)[M].东方出版社,1995.

[12]梁启超.水调歌头.戴逸主编.梁启超诗文选[M].巴蜀书社,2011.

[13]梁启超.中国魂安在乎.梁启超文选[M].成都:四川文艺出版社,2009.

[14]梁启超.斯巴达小志.梁启超全集(第三卷)[M].北京出版社,1999.

[15]梁启超.贺新郎.戴逸主编.梁启超诗文选[M].巴蜀书社,2011.

[16]梁启超.论尚武.新民丛报[N].19031.


hackIE
Copyright©2003-201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341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40053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